•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天浴迷情桃花谭的女儿们 第七十四章 童子鸡是个啥

    发布时间:2021-04-16 00:00:23   


    莫小木这里正在享受那种麻酥酥的过电感觉,觉得那种感觉很舒服,让他心里想一直继续下去,却被外面一声喊叫中断了。

    他听出来,好像是桃子姐在喊他,只得不情愿的从杨小凤怀里坐起来。

    杨小凤也不想中断和莫小木的暧昧,莫小木这小鬼头还真会,把她都弄得快要飘飘欲仙了,但是她不得不中断和他的暧昧,如果被孩子们看到她在和莫小木做这个事情,那就太那个了,所以她赶紧推莫小木下地,让他到外面去。

    “我不想去,我还想和姑姑亲。”

    莫小木心有不甘,对桃子的喊,心里恨恨的。

    “去吧,只要你想亲姑姑,以后有的是时间。”

    莫小木只得一步一回头的朝屋外面走去,恋恋不舍。

    到杨小凤的院子外面一看,所有几个小男女,包括赵小苗在内,都在,齐齐的站着等他出来。

    “喊啥喊呀!”

    莫小木仍然有点恼悻,却被桃子拽起来就走。

    走得稍微远一点,桃子皱眉说:“怎么又来她家?”

    “来了咋了?”

    “不是担心你跟她学坏嘛!狗咬吕洞宾不知好人心!”

    郑小雨跟着说他。

    “我知道啥是好人啥是坏人,不要你们瞎操心!”

    二生走到跟前拉他一把说:“你还横呀,大家还不都是为你好!”

    然后拉着莫小木紧走几步,躲开桃子等三个女的,在他的裤裆上摸一把,悄悄的说:“真的让杨小凤吃你童子鸡了?”

    莫小木甩开他的手:“二生哥你瞎说啥呀,再瞎说就不理你了!”

    二生笑了,告诉莫小木,原来是赵小苗路过杨小凤家,刚好听见赵小顺在院子里喊叫,说是杨小凤想吃你的童子鸡了,吓得她赶紧跑去喊桃子,召集齐了大家来救他。

    “救我干啥,她家又不是狼洞虎窝。”

    莫小木的连始终拉长着,但二生不和他一般见识,时刻意识到自己是哥哥,得让着他,仍然笑嘻嘻的说:“小木,知道童子鸡是个啥?”

    “不知道呀!”

    二生又在他裤裆上抓一把说:“不知道吧?童子鸡就是没用过的这个,你裤裆里的小鸭子。”

    “我早就知道!”

    莫小木冷哼一声。

    “咦?能得你!那你可知道处女宝?”

    这个莫小木真不知道,就瞪着二生听他说。

    “处女宝就是女的没用过的那个东西。”

    “哪个东西?”

    “就是女的尿尿的那个东西。那个东西很宝贵的,女的最希望把它作为最好的礼物,给送给一个自己最喜欢的男人。男人的童子鸡也一样宝贵的,也要送给自己最喜欢的女人,懂了吗?所以大家才担心你,稀里糊涂让杨小凤把你的童宝宝哄了去。”

    莫小木笑了:“二生哥,你是说不管男的女的,和人第一次睡觉,一定要挑自己最喜欢的人,是这意思吗?”

    “就是,就是。”

    “二生哥你们放心,我又不是傻瓜。”

    莫小木暗想,要真的这童子鸡这么宝贝,那一定要给杨小凤吃,别人不配。

    “那就好呀,大家就不担心你了。哎,是不是杨小凤又让你去她家吃牛蛋了?她就善于用这个哄你到家去。”

    莫小木说没吃牛蛋,但是牛蛋真的很香,等杨小凤再有牛蛋给他吃的时候,他捎一点出来让大家尝尝。

    “谁稀罕吃那样东西呀!”

    “不吃拉倒!二生哥,杨小凤真的不是坏女人,不是真浪。”

    莫小木逮机会就说杨小凤的好话,而且他有决心让大家都认可他的结论。

    “你怎么知道她不浪?好多男人都说,光看她那笑就知道她够浪!”

    “她笑的怎么了?”

    “男人们说,光看她笑就骨酥腿软的走不动路。”

    “这也不怪她呀,是男人们没出息。”

    “反正,大家都说她不是好人,和人乱睡觉,你别和她经常在一起了,她会勾引你学坏。”

    “二生哥,”

    莫小木有点不耐烦,“咱们打赌好不好?”

    “怎么赌?”

    “多长时间内,你们要是逮住她和人乱睡觉了,我就永远不和她在一起了,要是逮不住,以后你们别管我,好不好?”

    “好,一言为定,多长时间呢?”

    “就一年吧,蛐蛐除外。”

    “为啥蛐蛐除外?”

    “因为蛐蛐是她很早以前的相好,赵小顺把她从蛐蛐手里抢走的。”

    又补充,“其实蛐蛐也不是个好东西,只不过,只不过……”

    莫小木心想他得赶紧代替蛐蛐和杨小凤那个,那样杨小凤就不再和蛐蛐在一起了。

    二生不知道莫小木怎么想,就和他拉钩上吊一言为定驷马难追,他相信在一年的时间内,一定能抓住杨小凤偷人,现场捉奸让莫小木心服口服,把他从杨小凤手里挽救出来。

    两个人商定后,就站住脚等后面桃子他们赶上来,莫小木问:“咱们这是要去哪里玩?”

    “去石河底玩吧,看人。”

    桃子说。

    “看谁呀?”

    “看城里来的人,在那里拍电影。”

    “真的呀?”

    这对莫小木可是有巨大的吸引力,他喜欢看电影,但从来没见过拍电影呢!

    “拍啥电影呢?”

    “当然是拍咱们这里的山和水了,城里没有这么好看的山和水,只得跑咱们这里拍。”

    “那赶紧呀!”

    一小群人走到石河底,果然看到河那边坡上有一群人,而他们的目光,却是聚集在桃花潭那边正在裸浴的一群男女身上,兴致勃勃的指手划脚,其中还有一个老头子直劲冲他们摇手,看样子是招呼他们过去。

    过去是不能轻易过去的,因为现在的石河里涨满了水,到中间的时候大概有齐腰深。那边岸上的人大概是想过来而过不来,想让他们弄他们过到这边来。

    桃花峪的人对外面来客还是欢迎的,但是也有规矩让他们守着,那就是如果拍照或者看稀罕,尽可以在河对岸看或者拍照,但却不能到桃花潭跟前去,去了就得和村民一样光屁股跳水里洗澡,而且还不能拍摄或者有别的不规矩行为,否则就按照村规处置,至少被打个皮开肉绽。

    要想到桃花潭或者桃花峪村子来,必得淌过面前的这条石河,这条石河旱季几乎干枯,单刀了丰水季节却有不小的水,外面的人不摸地形是不敢贸然淌水涉险的,哪是浅滩哪里有暗流,只有桃花峪本地人知道,这就给桃花峪的村民送来一个挣钱机会,那就是背人过河,最初以前背一个人过河五毛,后来一块,现在已经涨到二块。

    背人过河是大人的事情,但眼下大人们差不多都被征调到上面水库防汛去了,村里只剩下一群老弱病残,那边的人只有望河兴叹,急切间过不来。

    莫小木忽然说:“我过去背人。”

    桃子一把拉紧他:“不行,今天的水太大了,不好背。”

    “没事,以前又不是没背过。”

    桃子一把没拉住,莫小木已经“噗通”一声跳水里去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