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乱之曲 第十四章 舅妈守寡枯难耐,巧用春药慰妗心

    发布时间:2021-05-18 00:00:21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了床,用过早饭后,借口出去观赏郊外的景色,骑着马溜出了逸园,走出了她们的视线之外,就打马扬鞭,来到市区,找到一家暗中出售春药的中药店,买了一包最好的春药,然后又飞马回到逸园,已经是快到午饭时分了。吃过午饭,我回到房中,小杏也跟着进来了,我拿出春药,交给她,她好奇地打开观看:「这就是春药呀?真的就那么神吗?」「当然了,你要不要吃点试试?」「我才不吃呢,这是你用来对付太太的东西,我又不是太太,吃那干什么?」「不要紧,我买得多,够你们两个人吃好几次呢,你少尝尝,看这玩意儿到底神不神。」我极力撺掇她吃里点,好再次里她身上得到快乐,同时也想看看吃过春药到底有什么反应,因为我这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东西,以前只不过是听别人说过罢了,并没有真的用过它,因为凭我的性能力根本不需要吃春药,家中的女人也都对我爱得发狂,对我的欲望甚高,根本不需什么春药来助兴。「不,我不吃,我才不吃了那玩意儿,在你面前现丑,让你笑话我呢!」小杏怕坏了她在我面前的形像,坚持不吃,我也无可奈何。我抱着她求欢,因为昨晚初尝云雨,她的淫兴正浓,也不拒绝,任我拉下她的罗裤,将她上身按在床上双腿下垂,我站在床边,松开裤扣,任裤子下落到脚面,挺着鸡巴对准她那刚开苞的嫩屄,一阵猛捅,直弄得我俩都大泄过后方才收场。小杏躺在床上,媚眼迷人地向我拋着,娇声问道:「你现在在我身上泄过了,还有精力吗?到了晚上怎么去肏太太呢?你不怕满足不了她以后难做人?要不今天晚上就不要行动了,等到明天晚上吧。」「放心,这算什么,本少爷雄力无敌,战无不胜,这点小阵仗算得了什么,就是现在再来一次,到晚上我照样有把握把舅妈弄得欲仙欲死,神魂颠倒,你信不信?要不要试试?」我挺着射过精后仍然威风八面的大鸡巴,做势就要往她的嫩屄中塞,吓得她忙一把抓住了我的大鸡巴,赶快求饶:「别,好少爷,你饶了我吧,我信,我信还不行吗?千万别再肏我了,我真受不了你,你可真能干!」我故意逗她,拉开她的手,在她的讨饶声中一用力,把大鸡巴猛地插进了她的屄中,吓得她花容失色,我又马上把肉棒抽了出来,得意地大笑着对她说:「哥哥逗你玩呢,别吓着我的好妹妹。」我们又调笑了一阵,才穿衣出去。到了晚上,吃过晚饭,我与三个舅妈在一块玩了一会儿麻将,推说今天玩得有点累想早点休息,舅妈们忙散了牌局,吩咐厨房做好宵夜,小杏从厨房把四份宵夜用一个大托盘端了出来,先给我一碗,然后对我会心一笑,端起一碗送给了舅妈,我知道,她已经下手了。吃过宵夜,回到房中休息了一会儿,小杏跑来叫我,说二舅妈、三舅妈都已经睡了,院子里已经没有人了。于是,我抱着小杏亲了一下,说:「好妹妹,里谢你,多亏了你。」「哼,别光嘴上说的好听,要有实际行动,要谢不是用嘴谢的,是用这个谢的。」小杏说时小手握住了我胯下的那根傲视群雌的大鸡巴,轻柔地抚摸、揉捏着。「呵呵~那好啊,现在我就用这个「射」你,好不好?」说着,我作势欲脱小杏的裤子。小杏慌忙拦住了我:「唷~别啦,今天下午你已经在我身上谢过了,就是让你射,也不能让你光是在我这里面射呀,在我这里射了,怎么射你舅妈呢?等会儿射她时要是无精可射,那多没意思呀?别闹了,快去吧,说不定太太都熬不住了,要是你再不去,她忍不住时,去请别人帮忙,那你不白忙了一场吗?」小杏就是这么可爱,让我怎能不想多「射射」她呢?我把她压在床上,撩起她的裙子,拉下她的小内裤,再解开自己的裤扣,掏出大鸡巴就肏了进去,只是速战速决,不到十分钟就把她肏得泄了身,又和她温存了一会儿,才起身去舅妈处。到了舅妈居住的东楼,因天气酷热她的窗户没关,我隔窗望去,只见舅妈里时似是晚妆初罢,一袭黑色丝绸旗袍里着丰腴白晰的娇躯,乌发卷曲,素颜映雪,越发显得雍容华贵,朴素端立,似风霜中的秋菊,傲然挺立。渐渐的,她似乎有点魂不守舍,解开项下的钮扣,喝了口开水,一会儿坐下,一会儿又在室内来回走动,显得神情恍惚,双颊赤红,眼中流露出饥渴的光芒而坐卧不宁。我知道时机已到,便隔窗叫道:「舅妈,你睡了没有?我睡不着觉,想向你借本书看看。」舅妈平时爱看书,房中有个大书架装满了书,以前我也常向她借书,所以我这样说。「噢,是仲平吗?等会儿……等会儿我叫陈妈给你送去好了。」舅妈听到我的声音,赶紧扣齐钮扣,掩住雪白的一半酥胸,迟疑了半天不来开门。如此闭户不纳,我的心都凉了半截,一切计划都失败了,但我不甘心,不忍离去。这时舅妈忽然跑到门边,欲举手开门,但又退了回去,如此这般地三番两次,终于,呀的一声,门开了。「宝贝儿,你回来,要什么书,自己去找,省得让人送去了不合你的意。」舅妈是药性在体内发作了,烧得她欲火难捱,终于打开了门让我进去,这样,事情就成功了一半。我心中有数,故意装模做样地在书架上翻了一阵,拿了本书就往外走:「舅妈,找到了,我走了,明天见。」「别慌嘛宝贝儿,坐一会嘛!」舅妈嘴唇有点发抖,说话极不自然,内心着急的情形,可想而知。舅妈失去了往日的威仪,唇边挂着媚笑,两眼春波流转,娇慵卿懒,欲语还羞,虽然欲火攻心,但又不敢放浪形骸,目光中流露出焦急、乞求的神色。我上前握住舅妈的手,关怀温柔地问:「舅妈,你是不是有点不舒服?为什么脸上这么红?」舅妈被我握住的双手,像触电一般抖动着:「嗯,噢,头像是有点晕。」她像一个撒谎的孩子,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我环抱着舅妈的细腰,伸手在她额角上试试温度,故做惊讶地对她表示亲切的关怀:里喔,好烫喔!让我扶你上床休息吧!」舅妈无法矜持了,四肢酥软地倒在我怀里;我弯腰抱起丰腴的娇躯,轻轻地放在床上,替她脱掉黑缎鞋,拉开薄被覆在她的玉体上。接着借口舅妈不舒服可能是因为着凉了,去把窗户关了,以方便一会的行动。「宝贝儿,你替舅妈倒杯水吧。」舅妈似乎深怕我会离开,故意支使着我,以便拖延时间,这可正中我的下怀,我当然万分乐意照顾这位花朵似的舅妈,可以一亲芳泽,这是我最向往的工作。我倒了杯开水,坐在床沿上,然后把舅妈扶起来,偎在我怀里,一股如兰似麝的幽香冲进我的鼻中,使我心神荡漾。我强忍住心中的绮念,把水送到她的唇边。「你先尝尝嘛,看会不会太烫!」舅妈简直在发姣了,其实水根本就不烫,我端了半天,连手都不烫,怎会烫嘴,但是我也不愿违背她的意思,真的喝了一小口,再送到她的唇边。舅妈挪动一下娇躯,像是有意在我胸前揉磨,那乌黑的柔发,在我下巴上擦得痒痒的非常受用。她喝完了水,情深款款地望我一眼,仍然偎依在我的胸前,我下巴抵住她的耳鬓,鼻端嗅着阵阵的发香,享受着这片刻的温存。「舅妈,现在好些了吗?」「嗯,舒服多了,让我多靠一会儿。」「那么,把旗袍脱掉好了,也许会更舒服一点儿!」「……」舅妈点点头,并不作答,也没有动弹。于是,我替舅妈解开旗袍的钮扣,轻轻地褪去旗袍,只剩一件葱绿色的小胸衣和一条短及大腿根的小内裤。啊!那白嫩的颈项、高耸的乳房、曲线玲珑的娇躯、丰腴均匀的大腿都暴露在我眼前,我的心禁不住地加快了跳动的节奏。舅妈始终星眸微闭,瘫软地依偎在我怀中,我轻轻地抚着她的全身,吻着她的朱颜。「唔,舅妈,你身上还是很烫呢!」其实我这是明知故问,要不是我火上浇油地挑逗她,或许她还不会这么难受。「嗯,我的心跳得更厉害,不信你摸摸看。」舅妈拉着我的手按在自己胸脯上不停地移动。舅妈此时已是脸红耳赤、娇喘吁吁,小嘴吹气如兰;我遂顺势轻柔地抚摸着、揉捏着。至今我也弄不清楚,不知是我故意使坏,还是她曲意奉迎,意乱情迷中也不知是谁的手,解开了她胸衣的带子,胸衣整个地滑了下来,那雪白、柔软、芳香的胸脯上嵌着两颗圆鼓鼓、红润润的丰满至极的大乳房,随着她的娇喘,不住轻微地起伏着、颤动着。舅妈的乳房像极了我妈妈的乳房,都是一样的美,一样的诱人。我的双手本来就环抱着她,现在正好就趁势在她那双玉乳上活动了,一手按住一只乳房揉搓起来。我的手虽然几乎可以抓住一只蓝球,但却无法掩盖住她的大乳房的全部,那胸前的乳沟,在我双手做旋转式的按揉下,一会儿深,一会儿浅。我的手指深深地陷入她的双乳上,软绵绵的乳房从我的指缝中不时绽出肌肉,尖尖的乳头被揉得坚硬而耸立起来。我忽轻忽重、不忍释手地揉捏着她的玉乳。「嗯……嗯……宝贝儿……」舅妈白嫩的乳房被我揉摸得更涨更圆更加通红,不住地颤巍巍地左右晃动着,我凑过头去,一口就咬住那圆葡萄似的乳头,轻轻地吮吸着,冷不丁用力地猛吮一下,她一阵痉挛,浑身轻抖。「噢!宝贝儿……好孩子……舅妈被你揉碎了里…」她双手在我身上揉着、抓着,撕去我的上衣,又粉腿挥舞,莲脚蹬掉我的裤子,我乘机为她褪去了身上仅有的小内裤。我赤裸裸地伏在她那堆绵积雪般的玉体上,她紧搂着我,轻吻着我的肩窝,微微地呻吟着:「嗯……哼……嗯……」我的手慢慢地由她的乳上向下移动,那平坦的小腹,洁白如玉,滑不留手,黑长的***,半掩着小丘般的阴户,肥美的阴唇夹着殷红的屄罅,阴户内玉液津津,汹涌如泉,我轻捻着她那粒又涨又嫩的阴里,缓抓着她的诱里神往的阴道,她昏迷了,她沉醉了。「嗯……啊……唔…宝贝儿……舅妈难过死了……不要了……」她口中呢喃自语,不知所云。这时,我的阳具早如铁石般的坚硬,一挺一挺地在她的屄罅口摩擦,她自然地分开玉腿,露出鲜红的阴户,大阴唇一张一合地轻微蠕动,似在有意迎合,我对准玉门,大鸡巴猛力一挺,随着「噗哧」一声轻响,那坚硬粗壮的大鸡巴尽根而没,粗大的龟头一下子顶在舅妈的花心深处。舅妈也随着「啊唷」地一声娇呼,浑身一阵痉挛,媚眼泪如泉涌,双手撑着我的小腹不让我前进,口中嚷道:「宝贝儿,这下舅妈被你整惨了,舅妈已有一年多没和男人来过了,你怎么也不轻点,就一下子全弄了进去,你想要舅妈的命呀?」「对不起,舅妈,我太鲁莽了,我以为你是过来人了,加上我看到你那里已经很湿很湿了,所以想着一定会很顺利就能弄进去,这才用劲的。」我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抽送着,缓缓地摩擦着,吮着她的香唇,揉着她的玉乳,挑逗她的情焰。渐渐地,舅妈开始扭动柳腰、摆动玉臀,配合我的动作,迎合凑送,她已经开始获得快感,唇边透出媚笑:「这才是舅妈的好孩子,乖乖地听话,别再乱冲胡撞了,舅妈老了,哪能经得起你那么折腾?你这傻孩子,就算舅妈是过来人了,阴道早已开通了,可也有快两年没有用过了,说不定又闭合了,怎么能经得起你的那股狠劲?」「舅妈,那是因为你荒芜太久的缘故,慢慢的就会舒服了。」「不过你这孩子的东西也太大了,插进去就胀得满满的,一下子就弄进了舅妈的子宫中,舅妈哪尝过这种滋味?来,让舅妈摸摸,看你这东西到底有多粗。」说着,舅妈伸手将我的大鸡巴从她阴道中抽了出来,一握之下,大吃一惊,像是不相信她的手感,探起上身,注目观看,由衷地感慨着:「真大,真粗,真壮,宝贝儿,你怎么长了个这么大的大鸡巴?舅妈不知道别的男人的鸡巴有多大,只知道比你舅舅的那根大多了,简直没法比,和你的这个一比,你舅舅的那东西就成了十五六岁孩子的东西了。唉呀,怎么有血?是不是把舅妈的阴道弄破了?」这次我自以为有了经验,以为和姑姐第一次被我弄时一样,又一个不是处女的女人再次破了身,就自以为是地掰开舅妈的阴唇一看,却傻了眼,并非如我所想的一样,和姑姐那次的情况并不一样,舅妈真的被我把阴道弄破了!她的阴道口被我的大鸡巴弄进去时撕裂了一点点,渗出了血丝。我不歉疚地对舅妈说:「对不起,舅妈,宝贝儿不小心把你的阴道弄裂了,宝贝儿可不是故意的,我这么爱你,怎么舍得伤害你?真对不起,舅妈,这可怎么办哩?」「真的吗?」舅妈坐了起来,自己查看伤情,看过之后,曲指在我头上凿了个爆栗,笑骂道:「你这个小鬼,真不是个东西,连舅妈这三十多岁的老媳妇都能被你把那里弄破,要是个黄花大闺女那你还不把人家弄死呀!真厉害,真怕人!把舅妈都弄破了,还问怎么办,怎么,舅妈都流血了,你还想弄舅妈呀?怎么这么不体贴舅妈?」「舅妈,并不是我不是东西,也不是我不体贴你,这里能怪我,你说要是黄花大闺女会被我弄死,可我弄过的处女也不是一个两个,都只是处女膜破了流的血,一个也没有被我把那里弄破,更不要说弄死了,偏偏你都结婚这么多年了,阴道还是这么窄,这能怪谁?」后来我问过两位妈妈,她们说是因为舅妈的阴道也是个奇货,天生紧窄无比,所以才会人到中年、过了十多年性生活仍然紧凑无比,才会被我肏破屄的。「不怪你怪谁?难道怪你舅舅,怪他不也长个像你这么大的大鸡巴,早点把舅妈这里弄松点?难道怪舅妈的阴道太窄,不能容下这个大鸡巴?明明是自己把人家弄破了,还要推卸责任,你这个小色狼,真坏透了!」舅妈大发娇嗔地笑骂着。「好,怪我,都是我不好,行了吧?好舅妈,怎么办呀,难道就这么算了?宝贝儿憋得难受!你倒是想个好办法呀,好舅妈!」我把她压在床上,压着她撒着娇。舅妈把我推了起来,自己也坐了起来,骂道:「还好意思让我想办法,要不是你的那个东西那么大,怎么会把我那里弄破?怎么会让你弄不成?该想办法的是你不是我!你倒是想个办法呀!」「那好,咱们只好不弄了,舅妈你好好休息吧,等你好了咱们再来,好不好?大不了宝贝儿的鸡巴硬上一夜、憋上一夜、疼上一夜罢了!」我欲擒故纵,因为我知道她吃过春药后性欲正烈,一定不会就此罢休的。「别,别把我的好外甥憋坏了,我怎么向两个姐姐交待呢?既然你憋得难受,舅妈只好忍着疼让你弄了,谁让我这么爱你呢?来吧,看你能把舅妈弄成什么样!真不知道怎么会爱上你这个小怪物,要把人弄死!」果然她已经控制不住,不计后果地要来了。女人就是这么可爱,明明自己想来,还要说的冠冕堂皇,好象是为了我好似的,真是女人的天性。不过,看她说得那么可怜,我倒真的不忍心弄她了,别真的把她弄出个好歹来,那可怎么办?再说,我也真的爱她,怎么忍心真的摧残她?「好舅妈,你体贴外甥,难道外甥就不知道体贴你吗?怎么舍得真的摧残你?今天咱们就到此为止吧,反正我的鸡巴已经弄进过你的屄里了,也算肏过你了,咱们已经有了合体之缘了,以后我也不怕你不让我肏,你也不用怕我不肏你,来日方长,还怕没有机会吗?」「什么让肏不让肏、什么怕你不肏我,乱七八糟,一派胡言!舅妈不是担心这个,舅妈是为你好,怕你憋得难受才会忍着疼让你弄,别不知好歹!」她就是这么可爱,仍然不肯承认自己想发泄。「谢谢舅妈的好意,你真好,真是我的好舅妈、亲舅妈!不过,实话告诉你,我也不会憋上一夜的,刚才我不是说过,我弄过的处女也不是一个两个吗?你知道吗,其中就有小杏,昨晚上她已经被我破身了!一会儿我去找小杏就是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什么,你把小杏给肏了?唉,这么漂亮、可爱的一个好闺女被你给糟蹋了,便宜你小子了!她昨天才开苞,你今晚上就去弄她,她受得了吗?」舅妈还是想把我留下陪她。「你想到哪里去了,什么受不了,你以为小杏和你一样,那么不经弄吗?她只是处女膜破了流了点血,阴道根本就没有破!从昨晚上破身到现在,她已经和我弄过好几次了,中午也弄过,就连刚才来你这儿前我还把她弄得美上了天呢,不信你可以去问她!」「去你的,谁问你们这些龌龊事!既然小杏那么讨你喜欢,你那么想去弄她,那就去肏她吧,刚弄过她还要再去弄,真是的,她就那么勾你的魂吗?你就那么看不上舅妈,舅妈还比不上个小丫头吗?舅妈就这么不值得你一陪吗?」舅妈真可爱,竟然吃起小杏的干醋。「我的好舅妈,你怎么这么说呢?你这么美丽、漂亮、高贵、迷人,小杏怎么能和你相比呢?我是怕你受不了,而我又憋得难受,才想去找她泄火的,要不是你那里被我插破了不能弄,我会去肏她吗?我巴不得弄你呢,弄上一夜都不过瘾,我太想弄你了,要不是对你爱到了极点、想肏你想到了极点,我怎么会不顾伦理、道德,不顾一切地想法肏自己的亲舅妈?我要看不上你,我会冒着犯乱伦罪过的风险里肏你吗?」我忙向她解释。「好宝贝儿,既然你这么爱舅妈,舅妈怎么不爱你?怎么舍得不让你肏?怎么舍得不和你肏屄?既然你这么爱舅妈,舅妈也不怕你笑话,对你说实话,舅妈实在受不了了,舅妈也急着让你肏呢!你看,舅妈下身已经不流血了,是不是?」我掰开她的阴唇一看,血真的止住不流了,她接着说:「不但血不流了,也已经不疼了,就是胀得难受、痒得难受、空虚得难受,你我都知道,那是被欲火给闹的!好外甥,舅妈不怕疼,你就来肏你的亲舅妈吧,就算被你弄死舅妈都不怪你,是舅妈要求的!舅妈实在受不了欲火的煎熬了!不过你可要怜惜舅妈呀,舅妈什么时候见过这种阵仗!」舅妈的欲火已经高涨到了极点,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她紧抱着我,生怕我离她而去,接着又不好意思地问我:「宝贝儿,舅妈是不是很不要脸?求着男人肏,求着自己的外甥肏,你会不会看不起我?」「怎么会呢?我怎么会看不起你呢?在我心目中,你永远是那么高贵、那么迷人、那么美丽,这不是你不要脸,而是一个成熟女人正常的需求,舅妈你实在是太饥渴了,这两年大概把你给饿坏了吧?宝贝儿这就安慰你,这就解除你这两年来的痛苦,好不好?」说着,我挺着大鸡巴,慢慢地向舅妈的阴道中插去,一寸一寸、一分一分,进一点停一下,注意她的反应,终于,好不容易把八寸多长的大鸡巴全部插了进去,舅妈一下也没有喊疼,还露出了满足的媚笑,抱着我的脸热烈地亲吻着,娇声说:「谢谢你,好宝贝儿,真是舅妈的好孩子,这么体贴舅妈,一点也没有弄疼舅妈,弄得舅妈舒服死了,真好!」「那我可要开始了,好不好?」说着,我开始抽插了,先是慢慢地、轻柔地抽送,等舅妈适应一会儿大鸡巴后,渐渐地加快了速度、加大了力量,她在我身下也开始挺送配合了。我一边弄着,一边接着刚才的话题问她:「舅妈你这么饥渴,这两年难道你就没有和别的男人弄过吗?」「傻孩子,里妈怎能随便跟人乱来,若是没有点身份地位的话,舅妈也早嫁人了,还用受这洋罪?但咱家是昆明数一数二的名门,要是闹出点笑话,还能在社会上立足吗?」「舅妈还这么年轻,大概难免也要有性欲大动的时候,那你这两年是怎么解决的呢?」舅妈哀怨地看着我,幽幽地说:「咬牙忍耐吧!就是夜晚难捱,你不知道那种滋味,真是难受。里真奇怪,两年都过去了,今晚就过不去了,心中万分烦燥,火烧火燎似的,血管中似万蚁攒动,欲火攻心,舅妈的名节都毁在你这小鬼身上,以后看怎么得了。」「以后,我愿随时来陪你,只要舅妈你喜欢我。」「傻孩子,像你这么讨人喜欢的人,多少女孩都会日夜思恋你,舅妈也是女人,怎么会不喜欢你,何况你又有这里生的硕大无比的好本钱,又这么能干,弄得舅妈美死了,舅妈简直要爱死你了,就怕你以后的女人多了,就会把舅妈忘记了。」「那怎么会?舅妈这么美丽,还不是男人心目中的皇后吗?我急着来受用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忘记你呢?」我俩谈着,吻着,抚摸着,抽送着,如胶似漆,不停不休,我后来加快抽送的节奏,同时加大了抽送的力度,舅妈也欲火高涨,双腿翘上来用力缠着我的屁股,丰臀用力地向上挺送、旋转,极力里配合着我的动作。经过好一阵子的抽弄,舅妈淫声浪语层出不穷,阴精一阵阵地狂泄着,可舅妈好象与众不同,泄过精后并不瘫软,而是继续疯狂地迎送、闪合、翻腾、颠簸,她使出了浑身的解数,使我恍然如升云端,几乎被她弄泄了精,我赶紧闭着眼,曲起双腿,舌尖顶着上腭,做一次深呼吸,那股热精才止住未射,虽然舅妈已经泄过几次了,但看她这么有劲,我绝不能败在她的手下,就掀起她的粉腿使阴户抬高,挺起粗壮的大鸡巴,再度发挥雄风,横冲直撞的狠肏。「啊…傻孩子……是不是想要肏死舅妈呀?」「噢……宝贝儿……太舒服了……我不行了……你饶了我吧……停停吧……舅妈怕你了……」舅妈声声讨饶,又一次地泄出了热精,这下只有喘息的份儿了,我露出胜利的微笑,一阵热血沸腾,精水随之喷涌而出,直射入她的子宫深处,滋润了她那久枯的花心,她满足地露出媚笑,紧紧地搂着我,我瘫软地伏在她的身上,享受这高潮过后的快感。「舅妈,你可真能干,都泄过几次精了里那么有力,你真是天生的尤物。」我吻着舅妈,在她耳边低语着。「今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许是因为你太能干了,所以就也带动了我吧,以前我可不是这样的,当年你舅舅的家伙虽然没你的大,但也凑合着能满足我,也能让我泄身,但那时我每次泄一次身就不行了,当然,他就也离射精不远了,我们两人就同时满足了。今天不知是怎么搞的,我自己也不敢相信,我竟能泄过几次身后还那么疯,大概是因为太长时间没有爽过了,要把所有的淫性通通发泄出来。」确实如此,后来我们又玩过好多次,舅妈再也不能像这次一样疯狂,再努力也不能像这次一样泄后照样狂干不误了。「舅妈,你真美!」「傻孩子,舅妈老了,是小老太婆了,不能和年轻时候比了。」「这么美丽的小老太婆,我愿意永远睡在她怀里。」「淘气的孩子!」「舅妈,里一年多都过来了,今天为什么动了心?」「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知道。」舅妈逼视着我:「是你玩的花样?快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好舅妈,告诉你可以,但是你可不要生气不理我呀!」「嗨,事到如今舅妈还会生你的气吗?!」我热情地捧着她的粉颊,在她的红唇上深深地吻着,她默默地承受着,温柔地注视着我,我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她。「傻孩子,你把舅妈害死了!」「我这可是为了你好,我不忍看着你受苦,才想法算计你的。」「那你也不能用药来整舅妈呀!」「谁叫你不主动呢?我又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让我肏,又不敢强奸你,只好出此下策了。」「都是小杏这丫头帮你使坏,改明里看我怎么收拾她。」「这不能怪她呀,若不是小杏,也不会有咱们现在的幸福呀!我们应当感激她还来不及呢!」「啐,你这冤家,真是舅妈命中的克星,真拿你没办法!不过这件事让小杏知道了,她要传出去怎么办呢?还有,她知道了我和你的隐私,以后我见了她那多难为情呀?」「你放心,我不是给你说了吗,小杏也被我给肏了,她已经和我们连为一体了,这事还是她从中做的手脚,她会出去乱说吗?她知道你的事,你也知道她的事,大家彼此彼此,有什么难为情的?」「冤家,你处处留情,将来不知道要害死多少女人呢!」「怎么会呢?我只会给你们女人们带来幸福,你怎么说我将来不知道会害死多少女人呢?」「不错,开始时你能给我们女人带来幸福,而且不可否认这种幸福是巨大的,是任何别的男人不能做到的。但是,你能永远给予她们幸福吗?就像舅妈我吧,你能永远和我在一起吗?退一步讲,你能保证经常来陪我玩吗?你做不到吧?那不是害了我们吗?你把我们的心、魂都带走了,让我们怎么会不痛苦呢?」「不会的,舅妈,我会常来陪你玩的,像你这样的美人,我会不喜欢吗?像你这样在床上这么能干的女人我还是第一次遇见到,我会不迷恋吗?我会不想多肏你几次吗?我怎么舍得拋下你呢?」「臭小子,说得那么露骨干什么?说什么想多肏我几次,唉~真难听!原来你是抱着玩我的目的才引诱我上床的?真不是个好孩子。唉,不过事到如今,舅妈已经上了你的当,上了你的贼船,没办法,只好听天由命了。舅妈也知道留不住你,你根本就是不属于舅妈的,舅妈强求也不行,舅妈不求别的,只求你在这里的日子里,多来陪陪舅妈,多和舅妈好几次,一方面让舅妈多美几次,另一方面,这几天正是舅妈的排卵期,我想让你在我身上种下良种,生个一男半女的,将来舅妈也有个依靠,精神上也有个寄托。」「这点小事,包在我身上,一定多来陪你玩,不过,我可不敢打保票保证你一定能怀上孩子,你怎么知道你一定能怀上?你嫁给舅舅这么多年了,怎么一直没有生孩子呀?」「我自己的身子我知道,只要你多和我同床,就一定能种上,当年没有怀孩子那是你舅舅的缘故,你没见你二舅妈、三舅妈也一样没有生育过吗?因为你舅舅没有生育能力,他凭着家传医学知道自己有病,也曾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想治好,就是没有成功。」「那好,既然你这样相信自己,那么我保证给你播上种。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什么条件,你说吧。」「就是我在逸园的一切行动你不要限制,也不要过问,将来有什么事你还要多替我担待着点。」「你又要打什么歪主意、想弄哪个女人?啊呀,是二舅妈和三舅妈吧?」「你怎么知道?」「你那点花花肠子,能瞒过舅妈吗?要不是二舅妈和三舅妈,那就是那些下人了,你要弄那些下人,还不是小菜一碟吗?用得着你事先向我请示吗?加上连舅妈我你都敢弄,你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所以我想你一定又打上了她们两个的主意了,对不对?怎么样,想给我们来个「一锅端」呀?」「让舅妈猜着了,不错,我确实是想和她俩玩玩,舅妈同意不同意?不同意的话就萛了。」「我自己都让你玩过了,何况两个姨太太?你随便玩好了,不会出事的。这样也好,她们也和我一样,旱了两年了,也该让人来滋润滋润了,特别是你三舅妈,原是个名妓出身,这两年也真难为她了,我知道她也没有偷嘴吃。更重要的是,你和她们好上了,将来我要是有了你的孩子,她们知道是你的孩子,爱屋及乌一定不会难为我的,一定会和我一齐同心协力抚养好孩子的,这也算是我的一点私心吧。好,从明天开始,你就自己想法儿去努力吧,祝你成功!」「谢谢你,舅妈,你真好!」我紧紧地抱住她,狂吻着、抚摸着,挺起早已回复雄壮、依旧威力无比的大鸡巴,插进了她的骚屄……舅妈也淫起来,响应着我的动作,开始了我们第二次的疯狂……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