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妈妈的护肤液续篇 第二章

    发布时间:2021-05-20 00:00:22   


    “啊啊……”妈妈因强烈的撕裂感大声叫唤,那一刻我几乎想将插入一半的阴茎抽出来。但眼前的景象和窄小肠道紧紧箍住龟头的快感又令我实在爱不释手。

    妈妈此刻因突然而生的剧痛,整个上身弓起,像一张满弦的长弓,屁股也翘得更高,伴随着不停的抖动。

    阴茎停留在妈妈的肛门内稍微抽送,让她有个适应过程,然后我腰部微微用力将阴茎整根没入,妈妈又是一阵悲鸣,待声音减弱后我开始了抽送。在光天化日之下,一个美少妇跪在草丛中,身后一个少年抱着她雪白的屁股冲撞,而这对纵欲的男女又恰恰是一对母子。这个景象令我兽欲大发,越来越用力的撞击妈妈的美臀。

    马上就40岁的妇人了,屁股还那么结实,那么有弹性,一点下垂的迹像也没有。它的弧线是如此优美,和蜂腰结合处既自然又性感,就像一轮新月让人充满力量。我喘着粗气疯狂的蹂躏妈妈的屁股把她干得又哭又叫,然后我的视线逐渐模糊,眼前似乎除了妈妈雪白耀眼的翘臀外什么都看不清。

    “啊……我找到了,找到了,哈哈哈哈!”一阵狂笑,隐约觉得妈妈转过头来,眼中满是惊讶和恐惧。

    踏破铁鞋无觅处,妈妈这世间独一无二的美臀不就是最迷人的艺术品吗?瞧她的形状,简直巧夺天工毫无瑕疵。不但能给下体带来无尽享受,也让视觉神经处于一种癫狂状态。这么美丽的屁股现在高高撅着以最性感、最淫荡的姿势供她的亲生儿子蹂躏,世间只怕再也没有这种母子相奸的组合更令人陶醉的了。

    “啊!妈妈真伟大!”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只觉大脑热血上涌,浑身充满使不完的力量,耳边是妈妈一阵高过一阵的凄惨叫声。妈妈扭动的屁股在我脑海里不停盘旋,除了最大限度玩弄眼前雪白丰腻的屁股满足我的兽欲我什么也不想,只是机械而疯狂的将妈妈顶得前仰后合哭声振天。良久,我只觉得阴茎暴怒,输精管一阵抖动,精液从尿道口喷溅而出,一滴不剩的全射在妈妈肠道内。

    然后我搂抱着妈妈光滑的裸背双双跌倒在草丛中……

    意识开始慢慢的回到大脑,第一反应就是胸膛下的肉体松软无力,整个瘫在地上。我吓了一跳,赶快爬起来,这才发现妈妈的眼睛已经哭肿了,一头秀发潮湿不堪里满了汗水,屁股早被我撞得青一块红一块的。美丽的小屁眼由于长时间被粗大肉棒插入并摩擦,至今还未闭合,肛门随呼吸微微一张一合,将乳白精液挤出直肠外,还夹杂着一丝血丝。

    “妈妈……对不起……我刚才……太用力了……”我赶快道歉,语无伦次。

    很多人都说搞艺术的是半个疯子,我现在完全有理由相信这句话。刚才我不过是碰巧稍微窥视艺术的一角就变得很疯狂,到达一种忘我境界,看妈妈都被我折磨成什么模样了。接下去的整整一晚,我都在用尽花言巧语向妈妈道歉,而妈妈呢?不停的啜泣,不停的怪我一点也不心疼她。妈妈本就话多,不过今晚我绝对不敢抱怨,老老实实的听她数落。

    直到妈妈骂累了,才问起我找到了什么。我一五一十的告诉她,那一刻我发现她的身段就是最完美的艺术品,我准备参照她无以伦比的美臀设计一个“将军罐”。

    “羞羞羞,你少发神经……我可不许你拿妈妈的……去参加什么设计……呜呜……”妈妈听我说完设计意图后,羞得满脸通红,又把我臭骂一顿。不过……语气和她的实际年龄极端不符,更像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在向情郎撒娇,我长长舒了口气,看来,妈妈应该原谅我了……

    第二天一早,妈妈走几步就感觉肛门一阵灼热的疼痛,一瘸一拐的根本不敢坐没有软垫的凳子,吃早点时又把我臭骂了一顿。我一整天都在听妈妈没完没了的数落,大气也不敢出。

    这种日子持续了两天,妈妈见我一直忍受她的责骂,一点也不辩解,还不时讨好她,最终母爱压制了愤怒,终于原谅了我。虽说原谅,却罚我一星期不准碰她。然而当晚我趴在她胴体上异常温柔的爱抚那对豪乳时,正处如狼似虎年纪的妈妈却用力按住我的头往她下体推去。

    我使尽浑身解数用舌头将她的阴蒂弄得充血勃起,妈妈双腿打开树根一样紧紧缠绕我的脖子,一双娇小的玉足不停摩擦我的后背。阴精在一片“小混蛋”、“坏儿子”的叫骂声中一泄如注。至此,性爱的欢愉将两天前屁股被我折磨得死去活来的耻辱彻底淹没……

    “把屁股朝我这方向稍微挪过来一点……对!妈妈真棒!”

    “好了没有啊?都十多分钟了。”

    “妈妈从前不是用这个姿势经常和我玩很长时间吗?怎么现在才十分钟就不行了?”

    “你……你再贫,妈咪可就再也不给你当这个下流模特了……”

    “啊?不要,我再也不敢乱说了,妈妈再坚持一会,就快好了。”

    接连几天,我从各种角度,各种距离,将妈妈圆润诱人的屁股幻化成各种迷人的线条,再加以丰富的想像通过变形处理成设计草图。带来的画纸几乎快用完了,而我仍源源不断从妈妈的身段上吸取创作灵感。

    好几次,我不得不停下手中的画笔,掏出肿胀的肉棒插入妈妈的淫穴来回抽送。通常妈妈这时候一般是趴在床上一边看书,一边撅着肥美的屁股供我临摹,总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弄得手忙脚乱。

    这个世间最迷人、最性感的屁股以各种造型留在了画纸上,我用笔记本电脑将这些“素材”汇集,并用3D绘图软件设计了一个仿清代将军罐。由于妈妈变相参加了设计,她也显露出浓厚的兴趣。兴致勃勃的坐在我旁边看我操作,凭着女人天性的审美情趣不时指指点点,居然也有不少好的创意。

    “将军罐是一种盛装器皿,清代颇为流行,大都是青花磁,现在市面上流传的基本都是清代制品。”

    “是吗,那现代人用来装什么呢?白糖、面粉?”

    “哈哈哈!糅合妈妈美臀线条的罐子用来装这些?那可太不识货了,哈哈哈哈!”

    笑声未落,马上招来妈妈一顿暴打,而妈妈杏目圆睁双手叉腰的样子又令我生出奇思妙想:“等等,这个罐盖的把手我一直拿不定主意该弄个什么造型,现在我想到了,哈!”

    “是什么?快说!”女人的好奇心总是特别强烈,马上就露出兴奋的神色。

    “妈妈,快,给我看看你迷人的菊花蕾……”

    “不嘛,羞死了……”虽然扭扭捏捏,还是撩起了裙子,让我趴在胯间看个够。假如……把妈妈异常柔嫩的花蕊稍微“加工”一下,不正好可以镶嵌在盖子上端装饰把手吗?看这个肛门,中间微微陷落成一个小漩涡,四边突起周围的皱褶很有规律的包围着漩涡,装饰在把手上实在太美丽了。

    类似这样的灵光绽现太多了,我的设计图不停的修改,直到妈妈强烈抗议,因为我每次发现有不如意的地方总要把她扒得精光,细细研究她的身体,越研究越觉得妈妈的胴体是如此出类拔萃,然后忍不住扑上去……在妈妈的N次严重抗议后,我终于答应她设计就此定稿,再也不改了。离征稿截止日期还有一个多星期,我和妈妈踏上了归途……

    (下)

    设计稿件轻松入围,按规定,入围作品要根据设计图委托那家赞助此次设计大赛的厂家加工成成品,到颁奖那天公开拍卖,将设计大赛画上一个圆满句号。

    由于那是我和妈妈肉体与心血的结晶,我三天两头就往那家制品厂跑,生怕他们把我的作品烧坏了。

    古人说:“争即是不争,不争即是争!”通过这次设计,和妈妈在异地共处了一个月,虽有短暂的不愉快小插曲,但我和妈妈的感情反而更加深厚,在我眼里,这就是最大收获。什么出国学习,什么大赛奖杯,我除了想看到我们母子的成果顺利出炉,其他的根本不关心。没多久,组委会很客气的送了张请柬,让我务必参加颁奖晚会,因为我的作品获得了最高奖项--专家组特别奖。

    “孩子他爸,一定要来喔,我们的孩子真有出息,嘻嘻!”

    “当然,当然,我不但要来,还要广邀朋友。哈哈,我说嘛,我的儿子肯定有出息。”

    妈妈激动的给老爸打电话,叫他一定要来,爸爸那兴奋劲,我在妈妈身边都从电话里听得清清楚楚。“嘿嘿!看你和爸爸这亲热劲,我真的想不通你们干嘛离婚?”我嬉皮笑脸的讥笑妈妈。

    “你这孩子怎么又说这话。都跟你说了,我和你爸的上天注定无缘作夫妻,但作朋友倒是相当有缘分。”

    “瞧瞧,都乐成这样了,我可要吃醋啦!”

    “去去去,妈咪的一切全给你了,还尽睁眼说瞎话。”

    颁奖典礼那天,我和妈妈早早就进了展厅,筹委会硬把我们安排在前座,说是待会上台领奖比较方便,可以减少司仪的等待时间,并再次确认我是否将得奖一事透露出去。一切就绪后,各个行业包括部分政府官员鱼贯而入。

    本来这次作品征集大赛并非相当隆重,组委会打电话邀请市里的名人时已经有心理准备不会有多少人愿意出席,没想到一邀请却得到意想不到的答复,特别是商界精英,不单答应一定参加,还满口承诺会积极竞拍。而一些政府官员也答应来捧场,这令组委会大喜过望,于是修改章程,将个颁奖晚会搞得热火朝天,各个报社竞相报道,成为近几日市里一件热闹事。

    其实我知道这其中的原因,政府方面不敢说,商界人士却大都是爸爸极力怂恿来捧场的。我了解爸爸,他富有人格魅力,认识很多各行各业的头面人物,他本身也是商界名人。“老爸!这里,我和妈妈都在这里。”我看见爸爸和她的妻子也入场了,急忙招呼。

    “来那么早?呵呵!”爸爸摸摸我的头,和妈妈很兴奋的聊着,话题反反复复地围绕我的作品讲个不停。末了,他向妈妈道歉说要过去陪几个他邀请来的朋友。我老大不高兴,可也没办法,倒是妈妈来安慰我说要理解爸爸。这都什么夫妻啊?两人互相理解、互相体谅却偏偏不能在一块过。

    “妈妈,我们俩的作品就要出现了。”

    “什么啊,妈咪可不敢居功,那是你独立设计出来的。”

    我还想胡闹一下,说假如没有妈妈贡献美丽的屁股给我,那这件作品根本不可能出世。但来的人很多,我们前后左右都坐了人,我只好忍住玩笑话,专心听司仪说什么。接下去是从优秀奖倒着开始颁奖,我和妈妈都伸长脖子看着正中间那个罩了块天鹅绒的将军罐。

    “接下来我们要揭开的是本次大赛最高奖项--专家组特别奖……”一片掌声响起,司仪慢慢的将天鹅绒揭开。“啊!”妈妈居然紧张得娇呼出声,一只纤手紧紧抓住我的手掌,我明显感觉妈妈手心里全是汗液。

    这个凝集了很多情感的艺术品终于出现在讲台上,远远看像一只熟透了的苹果,但“苹果”周围却有几道淡淡的若隐若现的凹沟。假如把这道凹沟摆放到正对眼睛的方向,整个造型恰好就是妈妈用很淫荡的姿势高高撅起屁股的翻版。而盖子上方有一朵小小的菊花,这朵菊花没有向外面盛开,反而缩进盖子,只有周围布满反射状皱褶的边高过盖面。不用说,这是受妈妈窄小紧凑的肛门形状启发而设计的。

    妈妈看着那个罐子,听着周围的掌声,眼泪簌簌的落下来,跟耻辱无关,是欣喜的泪水。我握着妈妈的小手,轻声安慰她,母子都沉浸在一种喜悦中。

    “这是仿清代的将军罐,作者可谓思维广阔,在保留了清代宫廷古朴、凝重的设计风格外,别具一格的将罐身的线条加以大胆的变形。大家看这些优美的曲线,典雅、大方之余又不失一种具有跳跃感的现代韵味。最奇特的是它还具有一种原始的野性美……”

    这个负责介绍的专家还真能侃,什么花花词汇都出来了。不过我也不得不承认他的一些比喻很接近我的主题。性不就是人类最原始的欲望吗?不过接下来这位专家就有些兴奋过头了,一个将军罐被他借题发挥,到后来什么唐诗宋词都出来了。

    妈妈最先听他品评弧线的时候就忍不住想笑,到专家越扯越远的时候妈妈终于掏出手绢捂住嘴笑个不停。其实我也早就想笑了,哪有他吹嘘的那么夸张。这个作品的出世非常简单,就是一次疯狂的乱伦性交后产生的结果。我先前不敢笑是怕妈妈怪我不懂事,现在她开头了我也忍不住想开个玩笑。

    “妈妈,你有没有听到,你的屁股被誉为造型典雅、古朴、凝重、大方,还有那个什么……充满原始的野性美……我今天才明白,妈妈的屁股有多种功能,不但可以让你的亲生儿子奋不顾身一插到底,插了又插,还能作为高贵艺术品的模具,嘿嘿……”

    我俯在妈妈耳边小声说道,妈妈听了更是一边拼命掐我的大腿,一边捂着嘴笑得香肩乱颤,眼泪都笑出来了。搞得坐前边的人频繁回头惊奇的把妈妈看了又看,也许在奇怪“这个妇人看起来穿着很得体啊,怎么会如此失态。”不过我相信他们想破脑袋也不可能找到答案。

    繁琐的讲解终于完成了,妈妈也终于止住了她的笑声,用饱含深情的目光目送我上台接过证书和五千元奖金。“晚上回去好好奖励你一番,嘻嘻!”回到座位后,妈妈用很挑逗的语气对我说道,还在我耳朵里吹了一口气,当时我就恨不得将她按在椅子上美美的享受一把。

    整个颁奖晚会的气氛被现场拍卖获奖作品的活动推向高潮,由于有众多商界名流捧场,竞价十分火爆。而且当晚发生了一件事成为第二天各种报纸的头条,我用妈妈迷人美臀作为设计蓝本的将军罐以八万的天价成交,这自然是爸爸和他的好友促成的。

    “你爸爸今天别提多得意了,那么大的人了还开心成这样,真是的……”回到家后我和妈妈相互拥抱着泡在浴缸里,不停的谈论几小时前发生的各种趣事。

    “妈妈,你开心吗?”

    “当然,开心死了,特别是那个专家介绍你那下流将军罐的时候。”

    “哈哈!我当时也快笑疯了。不过……那可不是什么下流艺术品,是妈妈的的身体,世界上最迷人的线条。”

    “哎哟,在这么小的浴缸你也不放过我啊?”

    “当然,妈妈不是答应今晚好好奖励我吗?”

    “哼,就知道你准记着这事,快起来冲一下,你想要……也该抱妈咪到床上啊……”

    虽不能说功成名就,但至少也称得上工作顺利,难得的是还有同时具备美貌性感和慈祥母爱的妈妈将健美饱满的玉腿里在我的腰间,调动身体的所有肌肉尽力取悦我进进出出的肉棒,作为我今天获大奖的额外奖励。

    “哦……轻点,明天还要参加你爸爸专门为你举办的庆功宴会,早点休息,好不好嘛……”

    “我不管,妈妈答应今晚要好好让我享受的。再说了,妈妈哪次不是晚上爽够了第二天更是精力充沛……嘿嘿!”

    “啊……小冤家,妈妈腿酸了,乖!放下来好不好……啊啊……”

    “把屁股扭得再淫荡点,嗯!就是这样,妈妈的身体好美。”

    我们母子几乎做爱到半夜,仗着年轻力壮,我将精液尽情地喷洒在妈妈的乳房、阴道、直肠内,直到阴茎再也立不起来为止。然后停留在妈妈身体内,那个曾经孕育了我近十个月的地方,就这么相拥着一觉到天明。

    “起来,懒鬼……太阳都晒到屁股了……”妈妈拉开我的被子就是一阵痛骂。

    “什么嘛,才三点钟,离宴会还早呢!”

    “今晚可是你爸爸专为你开的宴会耶,你给我起来好好梳洗打扮一下,千万别丢你爸的脸。妈妈去一趟美容院,一会回来……”

    市内一家较出名的西餐厅今天特别热闹,门口停满了各种高级轿车。这家餐厅对于我有着一种特别的意义。上次升职时爸爸就是在这里为我庆贺的,今天排场大了很多,整个二楼全包了,两排长长的餐台摆满了冷食、烧烤和各种酒水点心。上次爸爸为我庆贺后,我得到了朝思暮想的妈妈。这次呢?这次又会为我带来什么……

    餐厅正前方有一个高台,上面摆着我设计的那个将军罐,说来惭愧,现在我都不知道是被谁买去的,等会儿恐怕得问问爸爸,对他朋友大力捧我的场表示感谢。香槟在一片掌声中开启后预示今晚的冷餐会正式开始。

    妈妈今天成为全场最靓丽的女人,不出我所料,经过昨晚的性爱滋润,她今天肤色白净润滑,精神面貌相当朝气,而且那身艳丽打扮看了直让人流口水。

    黑色晚礼服显得雍容华贵,包里着曲线优美的身躯,大半边臂膀裸露着,既性感又不至于庸俗。长长的晚礼服拖到脚面,从一侧开了个直达蜂腰的岔,步子一迈动就能隐约看到一只修长雪白的美腿。脖颈上一串名家设计的项链,乌黑闪亮的长发盘在脑后,精心修饰过的纤手拎着一只小包。款款从人群中穿过立时激起无数目光的扫视,不排除有不怀好意的目光掺杂其中。

    其实今天我也打扮得很帅气啊,穿了硬领衬衣,一套黑色小礼服和妈妈相映成趣,脖子上系了一根漂亮的暗红白点领结,可惜风头全被妈妈给抢光了。爸爸带着我不停的介绍给他的好友,时不时吹嘘一下,弄得我脸红一阵白一阵。几次回头用眼神向妈妈求援,谁知她远远的抬着一只小酒杯,很调皮的看着我媚笑,就是不过来帮忙解围。

    看来我天生就不是应酬的料,整个宴会我都挥汗如雨,嘴角被假笑扯得又酸又痛。意想不到的是最终给我解围的居然是李秋雨,文化局局长的千金,曾经和我有过短暂恋史的高傲女孩。爸爸一见小雨和我认识,而且见她和我打招呼的语气似乎还很熟,又是一阵大笑:“原来你们认识啊?好好好。那你们年轻人去玩吧,不用陪爸爸了……”

    话音刚落,我赶快逃离爸爸和他朋友们的包围,哦!自由了。“其实昨天我也去参加颁奖晚会了,本想亲自向你祝贺的,但没找到你。”小雨,这个我曾经拼命追求过的女孩,露出浅浅的笑容像一朵娇艳的鲜花。

    “我昨天倒是看到伯父了,没想到你也在,呵呵!”

    “我觉得你变了很多,比以前开朗得多,而且浑身散发着一股自信。”

    “是吗?我没有觉得。”随意和小雨聊着天,我发觉妈妈眼睛瞪得贼大,明显透露出一股浓浓的醋味。想起刚才她“见死不救”,我更是恶作剧般和小雨聊得不亦乐乎。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