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阿标的一家人 第三章

    发布时间:2021-05-21 00:00:28   


    刚看完标爸爸的一幕真假乱伦,使我轻奋不已。相信在门缝处偷窥的阿标亦大饱眼福。从门缝隙的角度看出去,刚可以看到默默地蹲坐在客厅一角阿标妈,她的手和脚踝都被绑着,头垂得很低,卷曲的长发遮了半边面,在柔和的侧光照射下,美得好像日本捆绑狂的艺术照片一样。

    她好像察觉到有声音,警觉地抬起头来,果然不久便见到阿标,挺着竖起老高的肉棒出现,他蹲在她母亲的面前,伸手怜悯地摸扫着标妈的头发,阿标平时很惧怕她的母亲,现在亦有点顾忌,见标妈面色一沉,吓得连忙缩手,接着便离开了我的视线几秒钟,再出现时便见他手持我的假手枪,在镜子面前左顾右攀,枪嘴摆在口角处吹了一下,似乎很满意这占士邦扮相。他轻轻地用枪嘴在她母亲红红的嘴唇边揩抹。阿标妈被吓得面无人色,不敢动弹。

    阿标一只手在由腮部滑到颈部,想将她的金颈链除掉,标妈误以为他想施以轻薄,发抖着说∶“你┅┅想怎样┅┅”这句说话提醒了阿标,在这神不知鬼不觉的环境下,就算放肆点也没有人知道。干脆爬在地上,目不转睛地又她从他微分的两膝窥望她的裙底,从他面部的表情看来似乎很有满足感。

    总觉得她的坐姿有点不对劲,留心看才发觉到她不知何时已经将手袋移到身后,用反绑在身后的手检了具手提电话出来,发抖着的手指小心奕奕地在摸索开关。

    “好险啊!”

    我心中暗捏了一把汗,可幸被我看到了,不然当警察来到门口也懵然不知。

    当标妈分辨清楚,急促的呼吸声是由她两腿中间传出来的时候,她便大声求饶∶“放过我┅┅”她在配合说话的时候按开关,其实开启手机的“钵”一声也很响亮,祗不过阿标已经色迷心窍,猥亵的视线一直盯着她两腿之间,就算是打锣声他也听不到。

    在科技发达的今天,手提数码机非常袖珍,按钮的面积亦相应地小得可怜,标妈在这个情形之下,要成功地按求救号码便比登天还难。更不幸的是她的手可能是被绑得太久而麻痹无力,又或是太紧张的关系,手提电话机由掌心里渐渐滑了出来。眼见她那双无力的手忙乱地抓空了几下,终于“噗”的一声跌在地上。

    标妈情急智生,“噢!”

    的一声,顺势向后跌,用身体掩盖着手机,慌忙中也就顾不了仪态,两膝没有合拢着,看得阿标目瞪口呆。为怕夜长梦多,现在是向标妈埋手的时候了。我不动声色地走到她的身旁,由她身后收藏的电话机夺了过来。她的一线生机也给我发觉了,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我绕到她身前才了解到阿标为甚么神魂颠倒。

    她的一双腿很修长,大腿内则非常结实,没有半点松弛。满以为她这种良家妇女穿着素色保守的内衣裤,大出意料之外是她大腿尽头是一条鲜红色通花的三角裤,这条底裤实在窄小,使她那只涨起的肥蚌显得份外特出,裤沿还露出了数条密黑的阴毛。我不由自主的在她面额亲了一下,名贵的巴黎香水实在好闻。她很紧张的咬着下唇,老大不意地蠕动着身体来避开我。在那小小的一角落,她又避得到哪里去?到头来还不是给我像老鹰抓小鸡的揽着。

    阿标面有不悦,摇着头,悄声说∶“停手!不要这样搞我阿妈┅┅”“难道你不想脱了她的裤子,玩她那个刺激的黑森林?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伯母的。”

    当我探手入她的裙内摸索的时候,她拼命的合着大腿,争扎着要摆脱我贪婪的手。看着她那两片厚而性感的嘴的嘴唇,忍不住便偷吻她一下。她一脸上愤怒和不屑之色,顽强地别个头来逃避。就在这一刹那,她紧合的大腿松懈了,我便乘机长驱直进,摸到她的大腿尽头。吓得她立即用腿夹着我的手臂。

    我轻咬着她的耳珠,在她耳边说∶“你刚才不是任由我欣赏的吗?引得我老二都涨硬了你便装淑女,你要是再碍手碍脚的话┅┅你的儿子阿标条小命┅┅”“阿标和我丈夫怎样了?”

    她问。

    我打个眼色给阿标,说∶“丈夫和宝贝儿子都给我打得半死。”

    “哟┅┅唷┅┅阿妈┅┅好痛啊,这位大哥要甚么,你便给他吧,不然我会死┅┅啊┅┅”阿标的演技比很多电影金像奖的候选人还要好。

    “阿标,你没有甚么事嘛?妈妈会想办法救你!”

    她焦急得声音也发抖了。

    我心想∶“你自身难保,还有你有甚么方法去救人?”

    虽然手臂给她的大腿钳制着,指尖仍然可以摸索到她三角尖端微凹下的罅缝,触手处软绵绵暖暖的,真想不到她肥蚌还是挺饱涨。

    “请你不要┅┅我一把年纪┅┅是”老藕“啊!┅┅不要┅┅住手啊┅┅我可以做得你阿妈了。”

    我将她的衫裙背后的衣扣松,拉链扯低到后腰,拨开肩带,她的衫裙便应声卸到地上。透过薄纱的底裙,约隐约现的看到里面的乳罩和三角裤。

    我继续将她的底裙脱去,将钳着丝袜的扣子松开,抓紧着橡筋裤头,正想将她的鲜红色三角裤褪下时,她缩着身体,羞怯怯地说∶“千万不要在这里让我儿子看到我的身体,求┅┅求你,松开我┅┅让我带你进睡房吧!我房里有些私房钱。”

    “好吧,我拿了钱便放过你们!”

    我将她的手和脚都松开。为了防止她解开眼睛的布条,我便恐吓她∶“我现在没有带面罩,如果泄露我的身份,我便放火烧了这层楼,明白吗?”

    她点头表示知道,摸索着带我进她的睡房,阿标也跟了进来,傻兮兮坐在一角,目不转睛的望着他半裸的母亲。标妈听到我将门掩好后便好像如释重负的呼了一口气,摸到床边的暗格,拉开一小柜桶,说∶“我这里有些钱┅┅咦?

    怎么不见了?明明今早还有的?“她很疑惑,当然不知道刚才阿标已经将房里的钱洗劫一空。

    “哼!你丈夫吝惜得一毛不拔,连你也要骗我!总算是我倒霉,少说废话,除衫!我要劲奸你这老藕!”

    “求你┅┅不要啊!听你的声音,年纪和我儿阿标差不多,我可以做得你母亲嘛┅┅我写张现金支票给你,有了钱便可以到找个小姑娘玩玩吧┅┅”阿标妈整个晚上都是持老卖老,真人令讨厌。

    “我到哪里去找小姑娘啊?你整天说可以做我阿妈,我便干脆做你的儿子好了。来吧,妈妈,你的孩子肚饿了,要吃奶奶!”

    “你┅┅不要乱来!”

    她说。

    “你再不乖乖地脱,我便将你的儿子阿标带入来,到时我要看母子相奸┅┅哈!哈!”

    我作势要出房门。

    她急得拖着我的手,眼泪也流了出来∶“┅┅不┅千万不要带阿标进来!”

    她将乳罩的肩带卸下,将手伸到背后解松扣子,让它滑落跌在地上。两只娇小而坚挺的乳房便赤裸裸的呈现在眼前,两粒突起的奶头很大,亦很深色。

    阿标在旁看得口定目呆,猛咽口水。看小鬼不起我再三怂恿,伸过手来这对久别的天然奶瓶,十多年后显然是对他有着无比的吸引力,连忙捧着这对奶瓶仔细品尝,似乎是在回怀忆起童年时吃奶奶的乐趣。交替地用舌尖去舐着她那两个奶嘴,跟着便狼狼的吸啜。

    “喔!请你轻一点,我有点痛!”

    其实她的两点非常敏感,不消片刻便硬竖了起来,像两颗成熟的大葡萄。

    “我要妈妈脱去裤子给我看!”

    我说。

    标妈被我抽丝剥茧的脱,感到非常羞耻,粉脸涨得像个红枣。我将她的底裤褪到脚跟,她亦很合作的踏了出来。我从地上将它拾起来,摸在手中还是暖暖滑滑的,顺手抛给阿标。阿标欣喜若狂,连忙摆到鼻子来狂嗅,看他的样子平日一定有偷窃母亲的底裤的习惯。

    我吩咐她坐在床上。这次她学乖了,当我轻轻的将手摆在大腿内则时,她便连忙松开了紧合的大腿,任凭我抚摸她那温暖、软绵绵又涨卜卜的肥丘。她的阴毛果然亦像她女儿美珍一样的浓密,阴阜比女儿的更涨、更肥美。标爸说得对,王后级的肥蚌比起小公主是另有一番风味。

    “妈妈,我要看我出世的那个地方!”

    标妈迟疑了一刻,无奈地张开两条腿。

    “毛遮盖着,看不到啊!用手指撑开洞口,我要看里面嘛!”

    我故意大声说。

    我用手势招唤阿标,他急忙地爬过来。可怜的阿标妈做梦也想不到心肝宝贝的儿子正在虎视耽耽地鸟瞰着他十多年前钻出来的小洞。阿标妈很无奈地用双手绕到大腿外则,微微挺起屁股,用两只食指扯着她的大阴唇,向左右分开,小阴唇是淡啡色,很肥厚,边大边小的不大对称。由这个孔口望进去,里面层叠的肉壁非常鲜红光滑。

    我留意到她的指夹涂得红红的,修剪得很整齐,手指的形态细长,线条很优美,颇像电视台卖手表广告大特写的模特儿手。这样的纤纤玉手用来“打飞机”多好啊!

    阿标妈整天恃老卖老,其实是希望我对他失去兴趣,我便打蛇随棍上和她开个玩笑∶“广东人说的”老藕“,便是”窿大“而无水,你说得对,你这洞既松弛,阔大又干水,实在是没有甚么好玩?人又老钱又无!刚才你要我找姑娘仔,经过隔邻房时,看到有一个女孩在睡着,是你的细女吗?玩姑娘仔的紧窄小穴总比较老鸡有味道。”

    标妈听了微头也皱了起来,始恨自己“捉虫”(弄巧反拙)危害到女儿,吓得连忙扯着我不放手,∶“不┅┅不要伤害她┅┅她实在太年轻了,你要玩便玩我吧!”

    “那你便乖乖的让我爱抚那个肥美的毛穴一会,如果令我开心,万事也有商量。”

    标妈垂首点头说∶“好吧,我让你玩┅┅千万不可碰我的女儿啊!”

    阿标战战兢兢地伸长中指,试探地在她骚穴里扣挖,标妈毫不反抗,令到阿标胆子也壮起来,一于上攀玉峰,下探桃源,忙得不可开交。

    趁着阿标两母子玩得开心的时候,我便静静的走到邻房,视察阿标姐姐的情形。美珍仍然是昏头昏脑的卧倒床上,这剂迷幻药的功力真厉害!这该死的面罩包得她满头大汗,干脆将它除了下来,在她耳边说∶“王子回来了,让我亲吻公主吧!”

    美珍丁香吐舌,搂着我像她的情人般热吻起来,软滑的舌头在我的口内像条小蛇的撩弄。一番舌战之后,美珍迷糊地想挣扎起来,口齿含糊说∶“刚才妖后将你变成我爸爸,我已经替你挤出毒液┅┅”“甚么挤毒液?刚才在朦胧中,好像见到美丽的王后,她用长腿夹着我的肉棒,她的毛很肥涨、很湿、真美啊!”

    “你真是失忆了,刚才夹着你肉棒的,是我啊!你是┅┅王后将你变成了爸爸┅┅你还记得吗?”

    她望着我时,瞳孔散漫,好像是发青光似的。

    “刚才?我一点印象也没有┅┅唉,真糟!你再做一次给我看┅┅”“就是这样嘛!哟┅┅,我的头很晕┅┅”急不及待的挺起小腹,拨开那两片嫩唇∶“看啊,还是湿得一片。”

    我轻易的便将一节手指插进阿珍的阴道内,不停刺激着她的阴核,潺潺的水又再汹涌出来。经过她爸爸的滋润后,她的小穴已经没有刚才的紧窄,我的肉棒不费吹灰之力便直入谷底。我紧搂着她的那混圆的小屁股,挺着硬得要爆炸的老二,疯狂的抽插,隐约听到她下面淫水“吱吱”声。

    想起刚才一幕接一幕的香艳情景,实在是非常刺激,刚才在阿标爸爸处学来的九浅一深技俩已经抛诸脑后,不一会便觉得龟头处火热,心中暗叫不妙,正想把老二抽出来,美珍的双腿便像一射如注,成千上万的子孙兵便杀进了她的小洞穴里。

    我将自己和美珍揩抹干净后便赶回到标妈的房门前,在虚掩的门缝看进去,阿标在这边厢正在大肆手口之欲,一面弯低头来含啜阿标妈的奶头,一面用手指急速的在她的阴核处拨弄,奇怪阿标这笨蛋怎会变成调情老手,随即听到标妈的声音。

    “┅┅不要那么大力嘛,你玩┅┅我┅┅的时候,应该同时玩自己的┅┅下面┅┅”原来标妈在旁循循善诱,想用甜言蜜语诱“我”打飞机,希望我喷了浆后她便可以保存贞节。标妈的语气很娇嗲,听起来真令人心猿意马,看到他们两母子这样绮旎的情景,我那软了下来的老二又变得昂首了。细看她的蜜穴果然是有些润湿,乳头亦给阿标啜得硬硬的,看来她也有真点动情。

    突然在走廊闪出了一个人,还未看清楚来势时,已经被感觉到颈项处有件冷冷的金属贴着,心中暗叫不妙。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