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阿标的一家人 第四章

    发布时间:2021-05-21 00:00:30   


    惊魂稍定后,才知道是阿标的大姐夫李培,怪不得阿标妈说刚才遇到他在楼下购物,原先以为她是靠吓,真悔恨没有将门锁好,相信刚才和美珍的一举一动都被他看到。李培是个现职的警察,身材健硕,受过专业的扑击训练,据说曾经屡次立功,领了几个甚么神探奖章,我和阿标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时间好像一下子被凝结了,冷汗由背脊流到落屁股,心想着被补后在青年感化院里面的苦况。

    “培哥,不要开枪!我是阿明。”

    “完来是阿明你这小子,竟敢在我面前耍花样?想不到堕落到这个地步,我要将你带反警署!跟据警务署条例┅┅”垂头丧气之馀发觉到李培的西装裤档隆得老高,裤链亦未拉好,显然刚才是在偷窥我狎弄美珍的好戏,我于是打蛇随棍上,说∶“阿培哥,小心啊,枪剑无眼,刚才美珍的表演不错吧!阿标和你外母在里面调情更精彩啊!你有兴趣玩玩吗?”

    我推开了房门让他看个清楚,阿标正在埋首在她母亲两条大腿之间,舌头伸得长长,像只小哈爸狗一般急速地舔舐着她她那粒突起的小核,阿标妈给舐得阴户开阖地颤动着,面和颈都红透了,混身不自在,大腿向左右两边乱撑,紧咬着银牙,喉咙处发出微微的“唔┅┅唔┅┅”声。

    “岂有此理,阿标这逆子,连自己老母也搞!”

    他嘴里说一套,眼睛一直都未离开过床上的两母子。裤档里的帐篷又扯高了些。

    我感觉到他拿着枪的手在发抖,渐渐地离开我的后脑,知道有机可乘,说∶“眼前有两条路,你带我反警署落案便一定会家丑外扬,在法庭上律师的刁难你一定知道,例如你在门外的角度,怎可以肯定我的阳具已经插入美珍的阴道?

    你在窥视了多久,窥视其间可有自浊?受害人更可怜,当众被盘问她的性生活,是否处女,自浊的次数,性欲旺盛与否,月经来的次数等,试问她有何面目去见人?““你以为我这样容易便放过你两个?”

    他仍然是气呼呼地说。

    “阿标和我顶多判监守行为半年,没有什么大不了,你便有大麻烦了!”

    “我有什么麻烦?”

    “”警察女婿在门外偷窥,揭发了逆子乱伦“在报纸大字标提,被街坊邻居笑得掉牙,到头来你的外母一家人都怨恨你一世,老婆可能和你离婚,这又何苦呢?”

    李培如梦初醒,发梦也想不到捉贼拿赃也会惹祸。

    “第二条路便是放过我和阿标,今晚得到的财物平分三份,好吧?”

    李培想了一会,望了房里的绮旎情景一眼,阴沉地说∶“说得天花乱坠还不是要脱身吧了,你和阿标实在是太过份了,我绝对不可以放你一马。”

    他稍作停顿,再说∶“你们这班无赖┅┅假若我一个不留神,你一定乘我疏忽之际,将我手里的手枪夺过来,用来威逼我,甚至要我和外母娘做爱┅┅”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估不到李培也想分一杯羹,借这机会来淫辱外母。我连忙发难,用擒拿手夺枪,和他“肉搏”起来,不费吹灰之力便将他制服了。阿标听到声音,见到我和他姐夫站在门槛大打出手,吓得目定口呆,嘴唇泄满了水迹,分不出是口涎还是他妈妈的淫水。

    当他见到平素受扑击训练的神探姐夫被我轻易制服的时候,觉得很愕然,很焦虑。阿标正眼也不敢望姐夫,裤子也来不及穿走过来,细声说∶“你闯祸喇!

    姐夫不是好惹的┅┅““事情搞到这地步,唯有逼上梁山,连你姐夫也要拉落水!你暂时在房门外避一避。”

    被我“制服”的李培坐在床边,注视着赤裸的外母,面上泛起一丝奸诈的微笑。

    刚才还在床上给阿标舐弄得半死的标妈也感觉到有异,正在静耳倾听。

    我将李培半推半扯地带到她的面前。

    “阿妈┅┅你没事吧,我是阿培啊!”

    李培在她耳边说。标妈听到是女婿的声音,吓得缩作一团,忙乱之中顺手找着床单来遮蔽着重点,忍不住将绑眼巾扯下,眯着眼睛集惯室内的光线,轻奋得大叫∶“阿培,救我啊!锁起他┅┅”当她看到李培的额角被一柄手枪抵着的时候,心里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这样?┅┅”“本来应该一枪送你归西,念在说家里还有个刚怀了年轻的老婆,便给你一条生路,看你的裤档挺像个帐篷,一定偷看我和你外母玩舐,很爽吧,现在应轮到老子看你呀!来!让我看看你外母和女婿怎样调情。”

    “调情?你是想┅┅我和她┅┅做┅┅?那怎么成┅┅”李培说。

    “不成也要成┅┅你不愿干她,便由我来吧。”

    说着,作势要对标妈采取行动。

    “阿培,我们应怎办?”

    标妈慌张地问。

    李培坐在床边,俯过头来吻着标妈的红唇,同时伸手想扯开她用来遮掩的床单。我听到他在标妈的耳旁声说∶“阿妈,据我当差的经验,这个淫贼不见我们发生┅┅关系┅┅绝不罢休,我们要做场好戏,真一些才可以过关┅┅”她惊得直往床尾退缩,拼命掩着胸部说∶“阿培,┅┅不可以这样做┅┅”李培摸胸不成,便色迷迷地伸手到她大腿之间偷袭,标妈用手按着披单,双腿乱踢,叫道∶“阿培,你疯了┅┅我是你的外母!”

    我在李培的耳边说∶“看来硬功的不成,要用软功了。”

    接着便一拳打得他蜷曲在地上,假装地踢了他几下∶“既然你外母视如宝,我留你下来也没用!

    你死前有甚么话要说?“他扮演着得很懊悔∶“我该死,我不可以对外母做这样┅┅兄弟┅┅你杀了我吧┅┅阿妈┅┅请你代我向美珠说一声再见,不要为我守寡,唉┅┅”李培七情上面,垂头叹气∶“生平最值得安慰是有一个这样美丽的外母┅┅”说完便闭着眼,引颈待毙。标妈感动得眼泪即流,当我将假手枪对准他的眉心,装腔作势的准备开枪的一刹那,她也顾不了赤身露体,揭开床单,扑起来搂抱着李培,用赤裸的身体挡着他,尖声嘶叫∶“不要开枪┅┅阿培不要那么笨┅┅我肯┅┅”“你肯给我┅┅?”

    标妈没有作声,眼光望着床尾,微微的点头。

    “不可以┅┅怎向宝珠交代?”

    李培摇着头说。“我俩不说,她又怎会知道?留得住性命才是要紧,我的女儿张来还要你照顾┅┅”李培既然得外母投怀,也变得放肆了,激情地抱着标妈,将舌头伸入她的口腔里拨弄,一时间两个人舌战得口涎也留了出来,好像一对热恋中男女,好一会才分开来喘气,标妈面颊通红,一对乳房急剧地起伏着。

    为了帮李培一把,我装得很不耐烦地说∶“我们这样纯情干吗!再不搞些激情的场面,我便毙了你,干脆自己操她一镬好了。”

    李培到此情景,以经完全没有顾忌,实行假戏真做。他色淫淫的用双手握着她的乳房,食指和母指同时搓捏着她那两粒已经发涨的乳头,说∶“阿妈,对不起!”

    “为了女儿,我┅┅牺牲┅┅也┅┅没有问题┅┅噢┅┅”她刚刚被阿标舐时已经春心荡漾,压抑得很辛苦,再被李培的热吻逗便轻奋得几乎失控,呼吸急促,目光不敢正视女婿。

    李培俯低头用门牙轻轻的咬住她右乳头,慢慢地向外拉,同时用舌尖在敏感的奶尖挑拨磨擦。阿标妈的竹笋形乳房被扯得变了形,逼得得拱起腰部来迁就∶“阿培,轻点,我痛┅┅啊┅┅哟!”

    李培突然将牙齿放松,拉长了的乳房便弹回原位,尖端两点湿滑和涨突的大乳头,在灯光下颤抖着、闪烁着,两团雪白肉球在动荡不定,真是令人目眩。

    标妈似乎受不了这种刺激,叫声未停,李培又再咬扯她的另一只乳房,如是者交替地扯放了数下,每一下都使她兴奋得身体痉挛起来。

    “啊!唷!阿培┅┅停┅┅”标妈叫道。

    李培抬起头来情深款款地注视着她,轻柔抚着她额前凌乱的秀发。阿标妈的眼神没有起初的果断坚决,好像有点迷茫和内疚。

    “阿妈,真想不到你脱光了这样动人,看起来年轻得像我老婆的姐姐一样。我喜欢你那两粒性感凸出的大奶头,每次啜老婆的奶头便想起你,记得去年中秋节在这里过夜,午夜醒来,刚巧你也失眠,你和我在客厅倾谈了整晚吗?”

    “我记得,我们还很投契┅┅还喝了些酒,”

    标妈说。

    “那晚穿了件薄薄的低胸睡衣,没有带奶罩,倒酒时给我窥到你一对乳房,里点摇晃着的奶头,差点忍不住要侵犯你。整个晚上都是注视被你的胸前两点,你还借几分酒意,大骂我无耻,不应该和宝珠发生关系,弄到要她中学也未能完成便嚷着要结婚。”

    李培继续说∶“你骂得气愤便哭了起来,泪水滴在胸前使睡袍变更透明,简直比赤裸还诱惑,自此以后,我发梦都想着要啜你两颗樱桃,今日真是得偿所愿了。”

    标妈想说话又停了下来,紧咬着下唇。

    “那晚我穿的是阔脚短裤,我特意翘起了二郎腿,将硬涨的肉棒摆在裤脚一边,当你骂我的时候,目光仍然是不离我的裤档。你回到房间不久我便忍约听到你和外父做爱的声音,那晚,你也是春心动吧?”

    李培情蜜语之际,不忘搓弄她的肉球,玩得标妈紧闭着眼,鼻翼微张,不停地喘气,但仍然保持矜持∶“┅┅喔┅┅胡说!我那晚┅┅喔┅┅没有看到┅┅你的大肉棒。”

    声音愈说愈细。

    李培不禁失笑∶“没有看到,又怎么知道是大肉棒?好吧,现在给你看个饱吧。”

    说完便将裤子脱去,露出了一条果然非常粗大、青筋怒突的肉棒,圆大的龟头早在包皮里脱颖而出,顶尖的小孔就好像是馋嘴的独眼龙,流着口涎。李培捉着标妈的手摆在独眼龙处,说∶“好好地套弄这宝贝,你女儿每晚都要我喂饱她才肯睡觉,一会儿我便用它来喂你。”

    标妈想将手抽回,但被李培按着手腕,很尴尬的拿着他热辣辣的肉棒,不知所措。

    李培沿着她肋骨滑落到肚脐,稍停片刻便在探到小腹以下那毛茸茸的地方。

    “阿妈真是保养得好,你的腿很修长,很美啊!张开点┅┅给我看┅┅”李培说。

    她对李培的赞美很受落,那对会说话的眼睛向我望了一眼,好像是说∶“你听到没有?刚才还奚落我没有吸引力!”

    标妈依然咬紧牙根,没有答话,将腿张开成大字形,脚跟离开床面,用脚尖支撑着两条小腿,效果便好像穿上高跟鞋一样,令小腿看起来更长,腿弯的线条更优美。

    “不要看┅┅多羞人啊!”

    她口里说拒绝,却还刻意地挺起小腹,将刚才给阿标舐得湿淋淋的骚显耀在灯光下,缓缓地扭着屁股打圈,给李培看得一清二楚。

    “阿妈┅┅小腹好圆,毛被比宝珠还浓密,真刺激!里还是红红的,就像个十八姑娘。”

    李培知道外母的好强贪靓的性格,赞口不绝,用左手撑开她的小洞,右手中指和食指以经插入小溪缝来回地抽插。

    “大话鬼,你家里的宝珠才是十八姑娘嘛,吃阿妈的豆腐!喔┅┅阿培┅┅不要┅┅翻开阿妈的唇┅┅来玩,多羞啊┅┅噢┅┅不要大力揩那粒核┅┅不可以┅┅噢┅┅伸手指入去挑┅┅”听了半天才弄清楚,原来不要搞阿妈的这个、那个之类都是含蓄的反话。

    “宝珠不错是个美女,就如阿妈一样,但每次都嚷着我的阳具太大,弄痛了她,每次玩她的时候,两片唇总是干干的┅┅没有你的阿妈你的肥厚湿润┅┅好美啊,就像朵盛放的鲜花瓣┅┅很暖滑啊┅┅”李培说。

    “正傻女,有福也不会享,我改天要教她几┅┅”标妈被赞得飘飘然,差点说漏了嘴。

    李培在床上头脚互调,变成六九式的位置,李培用手将肉棒凑到在她的唇边楷擦,她亦会意到李培的要求,很熟练的用舌尖轻轻的舔着的龟头前面的小孔,用门牙轻咬着肉茎,再舐到阴囊部份,张大口把两粒睾丸含在口中,轮流吞吐。

    见到标妈的舌功这样厉害,我也忍不住,跪在标妈的面前,说∶“你们别玩得这样开心,来吧,给我吹箫。”

    我扯着她的头发,将自己的肉棒粗暴地硬塞进她的口里。她没有反抗,起起伏伏的给我“深喉”感觉上比插穴更紧,更暖滑润湿。

    李培对舔果然有一手,拨开了丛毛,在小缝上端抽丝剥茧地找到她那细小的阴核,很快速地在核心揩擦。阿标妈肉紧得双眼反白,猛扭屁股,发狂地吸啜我的龟头,急剧地用手套弄我发涨得要爆炸的肉棒,李培愈揩擦得快,她便像报仇似的向我的肉棒快速含啜。终于我敌不过她的口技,不由自主地疯狂抽插她的小嘴。阿标妈知道我会随时“爆浆”挣扎着想将我的棒头吐出来。无奈被我用力地按着她的头,终于她的口内射了精。

    这次的精量不多,有被榨干的感觉。刚才在美珍身上放下了不少子孙,肉棒亦有些麻木。

    李培便将她的小阴唇向两边撑开,伸出他那条长而厚的舌头,将舌尖部份在对准小罅缝撩拨,慢慢地、逐渐地伸插小孔,条舌便好像个三角锥,渐渐地整条舌塞入了她的小洞里,又插又撩。标妈终于忍不住,大叫道∶“噢!阿培!

    噢!停呀┅┅“李培当然是不会停,双手亦没有闲着,在大腿内则处轻揩着,手指徘徊在屁眼儿与小穴中间处轻捋她的茸毛。

    “噢!阿培!我要┅┅啊!哟!”

    标妈推开李培埋在腿里的头。

    “阿妈要甚么?”

    “我要┅┅”她羞得实在说不下去了∶“紧记着啊,我这样做是为了┅┅宝珠。”

    附伏在床上,用枕头遮掩着面部,耸起她那个混圆雪白的屁股,将两腿将开,着意地用手指摸弄着自己她的阴毛。“为了救我、宝珠的幸福┅┅阿妈,你真是个好母亲!我实不能控制了!”

    她很诱惑地摇扭着大屁股、挺耸着小腹,轻声地说道∶“阿培,你从后面插我的┅┅┅┅吧┅┅我不想你看到我的┅┅样子,你要闭着眼,幻想着和宝珠做┅┅才对。”

    “好,你也要闭着眼啊,就当我是你老公吧。”

    李培扶着她的腰肢,将那粗大的肉棒对准目标挺进去。“啊!”

    标妈倒抽了一口冷气,虽然她毛是姣得滴水,不竟这是一条庞然大物,小小的洞给挤得像要爆裂的模样,标妈咬着牙∶“阿培,不┅┅老公┅┅啊┅┅慢慢来┅┅你的那里很大啊。”

    但她毕竟不是黄花闺女,生过孩子的肥不消片刻便适应起来,开始配合李培的抽插而挺送,逐渐开始享受到这种冲击和饱涨的滋味。李培一下接一下“啪啪”声的插入去,就像个人肉打桩机一样,双手还绕过前面执着她的一对乳房猛搓。

    标妈轻奋得连两条小腿也弯曲了起来,在后面的角度看就像个W字,花瓣样的阴唇随打桩机头的进出,好像睡莲花一样地开开合合。弹簧床褥被压得在“吱吱”作响,淫水由标妈的水蜜桃里不停地流,湿透的大腿内则在灯光的反映下份外觉得晶盈雪白。

    当标妈和李培逐渐进入欲仙欲死的境界的时候,阿标不知何时走了进来,冷不防突然出手将李培推开,李培措手不及,狼狈的跌倒地上。李培在这情景之下也不敢跟他纠缠,唯有冷眼旁观。

    “老公啊,怎么停了┅┅引死人喇!”

    阿标像是着了魔一样,看他面额通红,双眼爆火,一言不发便继续便捧着标妈的大屁股,将他的老二对准她的洞口,没根的插入去。

    “啊┅┅好舒服┅┅哎┅┅哟!”

    标妈重获肉棒,屁股摇摆得很厉害。

    我留意到她偷偷地用手指迅速地揩擦阴核。

    阿标双手捧着她的屁股,拼命地挺送,愈插愈快,比李培还来得狼劲。

    抽插了数十下之后,突然停下来,两眼望天,喉咙发出“啊啊”的声音,总算他有定力,最后一刹那将老二拔出来,精液射得她满大腿都是。

    阿标稍一定神之便逃出房外。

    “哎┅┅哟┅┅我快要泄了┅┅怎么又停了哪┅┅”标妈急得叫了起来

    李培重新抱着她,这次没有立即“接棒”卖着关子说∶“你这样牺牲,实在插不下去!除非你┅┅”“除非我怎样?噢!噢!”

    “除非你告诉我当天晚上,你看到我的肉棒时,是多么的心动┅┅”阿培边说边将湿淋淋的龟头对准她的阴核,挑逗性地打圈,磨擦着。

    “噢!不要在磨我那粒核┅┅啊!我受不了啦!我说┅┅那晚见到你色迷迷的┅┅看着我,你的那根肉棒,由小变大,我当时很空虚,想要┅┅”标妈说。

    “阿妈想要甚么?”

    “噢!我┅┅要┅┅我要┅┅大肉棒,冤家啊┅┅搞得我心痒痒的,水也流了出来,阿培,你┅┅真坏┅┅我不依啊!”

    李培的打桩机又开始发动,外母和女婿借着这机会,尽情发泄,一时间淫声浪语,“啪啪”声的撞击声,和急剧的呼吸声,充斥在这房间里。标妈突然间混身打震,“噢噢”乱叫一通,屁股乱顶,大腿乱扭。“哎哟┅┅好舒服啊┅┅我要泄喇!阿培┅┅呀┅┅糟糕┅┅你不要在里面射,快┅┅抽出来┅┅”阿培没有听她的话,好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般地伏在她的背后,无论她怎样挣扎,仍然是紧压着她的腰。“阿妈┅┅舒服吗?你的小洞很暖,让我留多一会吧。”

    阿标妈伏在床上哭着说∶“阿培,我刚才是被逼的啊,我没有办法才┅┅给你┅┅”浓浓的精液由她饱涨的罅缝处溢出来,流到大腿处和刚才阿标的精液会合。

    我在这个时候悄悄的离开睡房,在房外的阿标一见到我,便问道∶“阿明,我┅┅怎么办?会不会有事?”

    你卧在这里扮昏迷便可以了。一会你姐夫会出来救你,他们各怀鬼胎,这件是张会是不了了之。我将阿标刚才搜掠的钱财饰物都放回工具袋,他日再跟阿标和他姐夫分账。

    (全篇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