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背德的豪宅 第一章 淫靡的寿宴

    发布时间:2021-05-21 00:00:32   


    「老公,你动作快一点嘛,上班要迟到了!」慈芬倚在楼梯口,朝二楼娇喊着∶「你还要载阿德到车站搭车耶!」关切的语气里带着一丝丝的急躁感,只希望他们赶快出门。

    「是啊!爸!」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阿强也附和的嚷着∶「表弟在等着您啊!」说着,眼睛瞟向母亲性感的胴体,丰满的乳房因为未带胸罩,紫红色的乳头可以从T恤外面看到。阿强「咕!」的一声,猛吞下口水,并和母亲对望了一眼,互相暧昧的眨了一下眼睛,两人彼此似乎在暗示些什么?

    母亲的臀部丰满坚实,富有弹性,纤细的腰身,雪白修长的双腿,衬托出成熟的肉体。阿强目光集中在母亲穿紧窄短裙而更显得浑圆的臀部曲线,坚硬的肉棒几乎要撑破裤子。想到待会儿能再与这样的肉体性交,又是自己的母亲,阿强的肉棒已涨到疼痛的程度。

    阿德是慈芬的二姐慈芳的儿子,阿强虽是表哥,但也只大他两个月,目前表兄弟俩同是高一学生。为了方便就近上学,阿德寄住在姨妈家,他的学校正好在姨妈家附近。今天是星期五,明后二天休假,每到这个时候,阿德总是赶着回高雄老家,与父母相聚。

    望着车子缓缓转出巷口,驶向大马路。随着丈夫载着外甥离去,慈芬发自内心淫荡的血液在全身窜流,心中怀着期待乱伦的激动,轻轻的关上大门。

    刚把门锁扣上,儿子的声音自背后响起∶「爸爸他们走了?」阿强走到妈妈的身后,从后面抱住妈妈纤细的腰肢,大胆地用手握住妈妈丰满挺拔的乳房,并且搓揉起来,同时下体肿胀的阳具放肆的顶着妈妈浑圆的屁股。

    「你是不是又想把你那根又粗又长的大鸡巴插进你淫荡的妈妈骚里,然后粗卤的干她呢?」慈芬淫荡地扭动了几下屁股,用丰满的臀部摩擦着儿子的肉棒,感觉到儿子火热的阳具膨胀到极点。

    阿强双手用力揉搓着妈妈丰满的双乳说道∶「谁叫你都穿得这么性感,每次看到妈的身体,鸡巴就硬了起来!」

    「小色鬼!昨晚在外公家和你舅妈干那么久,回来后又把妈干个半死了,今天还是那么急色啊!」慈芬娇嗔的说。右手向后伸了过来,隔着运动裤握住儿子坚硬的鸡巴,上下套弄着。

    阿强用粗壮的阳具顶了一下妈妈的屁股,说道∶「还说呢,妈妈还不是和舅舅 !」

    想到昨晚在娘家的淫乱行为时,慈芬的下体不由得一阵搔痒,阴里又溢出一股淫水。

    昨天是慈芬父亲李德春的六十大寿,兄弟姐妹们为了孝敬父亲,特地开了几十桌酒席宴客。丈夫因为上夜班,不得已慈芬只好自行开车载着儿子阿强、女儿小丽和外甥阿德,回娘家向父亲祝寿。

    李德春共有六个儿女,四女二男。

    大女儿慈仪,和丈夫胡炳全在同一所中学任教,今年四十一岁,有二个就读高中的儿子。

    二女儿慈芳嫁给医生沈宗华,今年三十九岁的慈芳,也就是阿德的妈妈,她是个美容师。阿德还有二个姐姐,大姐已经结婚。

    三女儿叫慈萍,三十六岁,嫁给律师杨国栋,有一个读国三的儿子。

    四女儿就是三十五岁的慈芬,丈夫叫王进成,他们有二个孩子,就是阿强和小丽。

    大儿子叫仁昌,三十八岁,他和美丽贤慧的妻子淑真育有三个可爱的子女。

    小儿子是三十四岁的仁明,国中时就把女同学,也就是现在的老婆郭玉琴搞大了肚子,如今儿子都上大学,女儿也已经读高三了,他是个专业摄影师,目前和二姐慈芳共同开设一家美容摄影工作室。

    慈芬很早熟,十四岁时就已经发育得和三位姐姐一样的性感美丽,36D·25·36的傲人身材,使得众多男人想上他,即使现在已经有了二个上高中的儿女,也只是腰围稍微粗了些,但仍然保持着36D·26·36的性感胴体。

    当时,热情似火的她,不知怎的总觉得家人之间有些什么事在瞒着她,爸妈和兄弟姐妹间的亲密关系,超乎一般家庭的亲热。

    后来,有一天无意中在后院的仓库里,看到大姐把整个身子趴在桌子上,裙子翻到腰间,把两腿淫荡地张开,屁股高高翘起,而哥哥正用他又粗又长的鸡巴插干着大姐的淫。从此,她暗中留意家人的一举一动。

    不久,她发现家中成员相互间暗中在进行着乱伦的性交。她还曾经在后院果园里,偷看到妈妈抱在一棵芒果树干,翘着雪白屁股,被哥哥像狗一样拼命地插干。妈妈疯狂的摆动着屁股,拼命地迎合儿子的动作,而哥哥则吼叫着∶「我最喜欢干你了,妈妈!我要永远这样干你,妈妈!」下体更猛烈地撞击着妈妈的白嫩的臀部。

    后来,慢慢地因抗拒不了诱惑,在一次和哥哥激烈的做爱中,被爸爸发现,而让父子二人连续干得达到五次高潮。

    不仅和家人乱伦,慈芬的淫荡在学校里更是出了名,她同时和好几个男孩性交,穿梭在父兄及众男友的阳具之间,到高三快毕业时,发觉有了身孕,也不知是谁下的种,父亲就把她赖到她众多男友之一的现在的丈夫洪进成身上,还没毕业就匆匆的结婚了。不久儿子就诞生了,慈芬知道儿子真正的父亲肯定是哥哥仁昌,慈芬有一张仁昌二岁时的照片,儿子阿强二岁时就和仁昌一模一样。而亲友以及丈夫彼此也都心照不宣。

    隔年慈芬又生了女儿小丽,随着儿女渐渐长大,慈芬依旧时常藉故回娘家,和家人乱伦干。进成知道慈芬很淫荡,虽然有耳闻她的乱伦行径,但他只是敢怒不敢言,因为他也有把柄在慈芬手里。

    一转眼就过了十几年了,如今儿女也都长大了,而今天爸爸的六十大寿的家族聚会中,爸爸是不是该为满堂儿孙而感到欣慰。

    娘家在乡下是个望族,一大片的家园整整有好几甲,古色古香、六合院式的豪华楼房之外另有十几栋豪华客房,整个后院有如人间仙境,花园、泳池,还有一大片果园,更有一个一甲多供家人垂钓的鱼池,一片偌大的庭院如今就只住着父母亲、哥哥嫂嫂和他们三个子女。

    慈芬的车子驶进庭院大门,缓缓的把车子停下,刚下车,走在最前面迎接她的哥哥,便给了她一个暧昧的微笑。

    先拜了寿之后,久未见面的兄弟姐妹及甥侄辈们免不了聚在一起寒喧或各自凑对相叙畅谈,而阿德当然奔到妈妈身边撒娇去了。

    过一会儿,如果有心人稍微留意一下,便会发觉家族成员中,哪个人偶尔不见了,哪人凑巧也突然失踪了。原来都偷情去了,反正这么一大片庭园,到处尽是可藏身的乱伦偷情之处。如此情况持续到宴会结束还在进行中,甚至筵席中有人不惜牺牲一餐丰盛的山珍海味,而热衷于这种家族乱伦偷情的刺激感。

    慈芬在与妈妈闲聊时,暗中默默观察着这种有趣的现象,身体不由得一阵火热,毕竟自己也在期待这种变态的乱伦淫戏。

    忽然哥哥在妈妈背后不远处向她比了一个手势,这是她和哥哥之间的暗号,这暗号代表大厅后面十几间客房的最左边,大储藏室里的一间密室,这也是从前她们时常幽会的地方,她向哥哥轻轻的点了一下头,脑海浮现哥哥肉棒粗壮的形状,淫内立刻搔痒起来。

    看到哥哥往大厅后门离去,慈芬敷衍了妈妈一番,随即跟着哥哥后面而去。经过客房快到储藏室的转角,突然间听到旁边仓库里传出淫荡的叫声,她稍微楞了一下之后微笑的离开了,原来是儿子正在干他舅妈,没想到正要和哥哥偷情,而自己的儿子也正在和哥哥的老婆淑真偷情。难怪在筵席过后,就一直没见到儿子的踪影┅┅

    先前在筵席中,小强原本是坐在妈妈身边,和亲戚们高高兴兴的吃着佳肴。坐在他右边的是表妹,也就是舅舅仁昌的女儿小敏,而舅舅就坐在对面,他的旁边是舅妈淑真,淑真的旁边则是她大儿子阿杰。

    大家边吃边聊着,阿强则对表妹大献殷勤的挟菜倒酒,偶尔也和对面的舅妈表哥敬酒聊天,可没多久好像舅妈表哥有点答非所问,并未专心听他说话,觉得有些奇怪。仔细一瞧,舅妈淑真的左手和表哥阿杰的右手都在桌子下面被红色的桌布覆盖着,阿强觉得有点蹊跷,再看舅妈持着酒杯的右手有些颤抖,娇艳的脸上充满情欲、兴奋、渴求的表情。阿强豁然明白了,阿杰现在一定用手指他的妈妈。

    阿强心想舅妈母子也太大胆了,竟然在这种筵席场面公然做这种事情,而且就在她丈夫身边。阿强假装把空瓶子放到桌子底下之际,掀起桌布迅速的把头探进桌下,猝然看见舅妈无耻的张开双腿,而表哥的右手三个手指并拢,正插入母亲充满淫水的阴道里面,猛力出出入入的用手指奸插他妈妈的淫。

    阿强真不敢相信舅妈竟然没穿内裤,只见她黑茸茸的阴毛,旺盛的自小腹蓬乱的长满下体黑压压的一片,而红红的阴户,随着儿子手指的搅动,她的淫内已经洪水泛滥,淫水不断地汨汨流出,渗漏到整个丰腴的阴户上和大腿内侧。不断喷出的淫水甚至顺着湿漉漉的阴毛慢慢地往下滴。而舅妈的左手握住儿子的大肉棒,上下快速的套弄,从龟头流出来一丝透明的液体滴到地上。

    一阵淫邪的刺激冲进脑门,阿强的大鸡巴开始在牛仔裤中发硬,他把手伸进裤袋用力握住自己的阳具,眼睛却紧张地看着这对淫秽的母子互相手淫。

    阿强不敢多看,怕被发觉,他顺手拿了一瓶饮料挺身坐正,若无其事的向左右一看,诸亲友顾着吃菜、喝酒或聊天罚拳,根本就没人发觉舅妈母子的异常举止,连舅舅仁昌都不知自己的老婆和儿子就在他身旁调情,还和邻座的四姨丈吆喝罚拳呢!阿强转头看了妈妈一眼,瞧他和四姨妈慈萍聊得正起劲,好像对于舅妈母子的淫乱行为恍如未见。

    忽然妈妈也转过头来冲着他眨了一下眼睛,然后神秘的一笑,原来妈妈也早就发觉了。

    只见此时淑真娇躯微颤、紧咬牙关,看得出她在极力地防止呻吟声自嘴中流出。而慈芬好像也被激起了淫性,淫骚痒难耐,她把右腿紧紧的贴住儿子阿强的左腿不停摩擦,接着把原先搁在桌面的右手伸到阿强跨下,紧紧的握住儿子已经坚硬如铁的肉棒,若无其事的继续和妹妹聊着。

    阿强被妈妈的举动吓了一跳,鸡巴被妈妈这么一握更形坚硬,他紧张地瞧了一下四周,还好并没有人发现,他激动的把手从餐桌下伸进妈妈的短裙里,隔着内裤抚摸妈妈的骚,慈芬的内裤早已被流出的淫水沾湿了。阿强隔着内裤抠弄妈妈的阴户,慈芬的肉体忍不住微微抖动,腔像是被虫咬般的骚痒了起来,淫液又从肉口流出。

    阿强正想把手指插入妈妈的阴道时,见到舅妈淑真在儿子阿杰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后,偷瞄了一下身边的丈夫,然后起身离开了。阿强偷偷的注视着舅妈往中庭走进大厅,然后从后门出去。而阿杰则环顾一下四周,见没有人注意也起身离开,跟着妈妈同一方向而去。

    阿强悄悄的在妈妈耳边说道∶「我要去偷看舅妈和表哥母子乱伦 ┅┅」也没等慈芬响应就匆匆的起身走了。

    阿强走到后院,看到仓库里有模糊的灯光射出。这仓库非常宽广,是阿强的外公囤积大型古董的地方,所以收拾得很干净,里边还摆设有桌椅沙发,阿强小心的走到仓库外从窗户缝中望进去,看见舅妈和表哥拥抱亲吻着对方,阿强躲在窗户下不敢出声,只是静观其变,屋内的舅妈和表哥先是拥吻,慢慢的母子边吻边把上衣脱了,然后坐到沙发上。

    只见阿杰双手在妈妈丰满诱人的肉体上,放肆的抚摸揉捏,体会着妈妈成熟艳美胴体的肉感。淑真媚眼如丝的在儿子的耳边呻吟着∶「喔!┅┅妈好痒啊!┅┅坏孩子┅┅弄得妈妈痒死了┅┅喔!┅┅」她的双手正紧紧的圈在阿杰的脖子上,不断地亲吻着年轻的儿子。

    阿杰热烈吻着他的母亲,年轻的儿子吸吮着妈妈的红唇,他的舌头滑进了的淑真嘴里挑弄着,爱抚着妈妈这成熟艳美的肉感胴体。

    在外面偷看的阿强,一边看着母子乱伦的淫戏,一边掏出暴胀的肉棒在搓弄着。

    这时阿杰右手轻轻的滑向妈妈丰满性感的臀部摩擦着,然后滑向窄裙下肿胀的丰满肉丘,用力的抓弄抚玩着妈妈湿淋淋的淫∶「骚妈咪,你也真够大胆,今天这种场合,你也没穿内裤。」

    「嘻!┅┅人家这样是方便你摸嘛!┅┅这样不是更刺激?你不是要妈妈平时不要穿内裤┅┅好让你随时方便插干吗?┅┅嘻!┅┅」

    「淫贱的妈咪,骚货┅┅我要把你的淫插烂,下贱的妈咪┅┅看儿子今天怎么插干你这臭┅┅」

    阿杰把妈妈推倒在沙发上,然后撩起妈妈的窄裙,将她双腿大大的打开,她那覆盖着浓密阴毛的美丽阴户,正毫不羞耻的正对着他。阿杰把头埋进妈妈的两腿间,吸吮妈妈的阴部。儿子的嘴唇,在母亲淫靡的肉穴上吸舔着。阿杰用双手拨开妈妈粉红湿亮的阴唇,不断的轻咬着妈妈敏感的阴核,溢出的淫水大量的沾在阿杰的脸上,然后跟着也顺着屁股滴流在沙发上。

    「啊!┅┅好痒┅┅阿杰┅┅你舔得妈妈好痒呀!┅┅好儿子┅┅妈妈想要你干我,用你的大鸡巴干我┅┅大鸡巴儿子!┅┅快干你淫荡的妈咪吧!┅┅」

    阿杰热烈地吸吮着妈妈的腔,一边脱下自己的衣服。然后,把妈妈两条细腻雪白修长的玉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一手拨开妈妈红嫩的阴唇,一手扶着坚硬已久的大鸡巴,充实有力地插入妈妈紧窄又多汁的腔洞里,淑真下体紧紧包夹着儿子火热肉棒的淫唇,阵阵的颤动抽搐着!

    「啊!┅┅爽死了┅┅对┅┅干死我┅┅妈妈想死你了,快用力干妈妈┅┅从刚才你在餐桌下┅┅用手指插干妈咪淫时,就好想当场让你干了┅┅啊┅┅儿子,快干妈┅┅干死我┅┅干死你淫贱的妈咪┅┅插烂我的骚┅┅啊┅┅」

    阿杰屁股一上一下用力的干着妈妈,猛烈捣撞着妈妈的花心。而淑真则淫荡地配合着儿子的抽插,上下抬着屁股,口中淫叫道∶「好儿子,快干妈┅┅用力干┅┅啊┅┅快干妈妈┅┅妈妈是淫妇┅┅死妈妈┅┅妈妈骚生的好儿子,快用你的大鸡巴插干妈妈┅┅干烂妈妈的贱┅┅啊┅┅」

    淑真扭动着雪白的大屁股,对着儿子的大鸡巴凑上来,好让她的肉穴跟儿子的大鸡巴更紧密地配合着。

    淑真虽然已生过三个孩子,但小穴还是很紧,所以每当鸡巴插入,两片小阴唇就内陷,而紧刮着龟头,使经过这么一抽插,龟头和子宫壁就磨擦得很利害,让阿杰感到又紧凑,又快感的。 

    阿杰被夹得一阵趐麻,屁股用力疯狂地猛插了几十下道∶「我的亲妈咪┅┅淫贱的好妈咪┅┅啊┅┅你┅┅你的浪┅┅骚┅┅夹得你的┅┅心肝宝贝儿子┅┅舒服极了┅┅妈咪┅┅你实在太美了┅┅唷┅┅妈咪你儿子的鸡巴┅┅非常的舒服唷┅┅喔┅┅儿子爽死了┅┅」

    阿杰边用力插干,边旋转着臀部,使得大龟头在腔里面频频研磨着花心的嫩肉,淑真被插得浑身趐麻地双手抓紧了沙发,白嫩嫩的粉臀不停的扭摆向上地配合着儿子的干。

    「啊┅┅亲儿子┅┅快点┅┅用力┅┅再重一点┅┅干我┅┅用力干我┅┅用你的大肉棒干死你的妈妈吧┅┅喔喔┅┅天啊!┅┅这样的感觉太强烈,儿子┅┅你真会干┅┅妈爽死了┅┅啊┅┅乖儿子┅┅狠狠地干妈咪热热的骚穴┅┅哦┅┅喔┅┅爽死我了┅┅」

    淑真拱起身子,狂暴地扭动着屁股,用又湿又热的阴户紧紧地吸住儿子的肉棒,嘴里不住地浪叫着∶「用力┅┅哦┅┅用力┅┅孩子┅┅再重点┅┅哦┅┅我的宝贝儿子┅┅你插得妈咪好舒服呀┅┅快呀┅┅再用力点┅┅用你的大肉棒干死妈妈吧!喔┅┅妈咪的淫永远要给自己的儿子插┅┅喔┅┅亲儿子┅┅啊┅┅妈快来了┅┅啊┅┅你也跟┅┅妈一起吧┅┅我们母子俩┅┅一起来吧┅┅妈快给你┅┅了┅┅啊┅┅」

    阿杰奋力的抽插奸干着妈妈的小淫,看着娇艳欲滴的妈妈水汪汪的媚眼望着自己,一副淫荡骚浪的模样,再加上那淫荡无比的浪叫声,使他更用力地往前挺动整根大鸡巴,顺着淫水狠狠地插干着妈妈那湿润的肉洞。

    阿杰用尽全力狠干着,同时叫出∶「妈妈┅┅你的小夹得我好舒服┅┅我的┅┅龟头又麻又痒┅┅妈妈┅┅我要射了┅┅」

    「阿杰┅┅妈妈┅┅也快泄了┅┅妈妈被亲儿子干得爽死了┅┅啊┅┅亲儿子┅┅妈妈┅┅被你得┅┅好舒适喔┅┅妈妈好痛快┅┅我要┅┅泄┅┅泄了┅┅啊┅┅妈妈┅┅妈妈┅┅要┅┅要泄给你了┅┅啊┅┅」

    淑真大肥臀的动作疯狂地摇摆挺动,一股阴精直泄而出,阿杰的龟头被妈妈的淫水一烫,紧跟着阳具暴涨,腰脊一酸,一股滚热的乱伦精液也猛射而出,阿杰抽出阳具,乱伦的精液喷在妈妈的肚皮上,俩人紧密拥抱亲吻着,两人好像一对小夫妻一样。

    阿杰柔着妈妈的那对巨乳问道∶「妈!儿子干得你爽吗?」

    「嗯!乖儿子,你先离开,让妈休息一会儿后出去,才不会被人撞见┅┅」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