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天浴迷情桃花谭的女儿们 第六十五章 舔得人家好痒痒

    发布时间:2021-04-11 00:00:29   


    可是亲了赵小晴的脸和嘴唇之后,莫小木却停住了。

    “亲呀!”

    赵小晴催他。

    “再亲哪里呀?

    赵小晴反问:“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莫小木说:“不知道。”

    赵小晴说:“那你就听我的,我叫你亲哪里,你就亲哪里。”

    莫小木心里有点不爽,不管做什么事情他都不愿意听别人指挥,要心里想做了才去做,现在赵小晴居然说让他听她的,凭什么呀!但又一想,也罢,你让我亲哪里我就亲哪里,以后说起来,反正不是我要亲你,是你要我亲你的。

    他心里一直想的还是和刘春荣打嘴皮官司。

    赵小晴说:“亲我的身体呀!身体上可以亲的地方很多,等我脱了衣服,你慢慢亲。”

    其实莫小木是知道亲哪里的,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在山上或者听窗时候早就看的仔细了,是故作不知罢了:“好吧,我听你的。”

    赵小晴麻溜脱了衣服,并让莫小木也脱光了,但是莫小木不脱,说穿着衣服也可以亲的,他亲她又不是她亲他。赵小晴无奈只得依他,心想事情得一步一步来,急不得,逼得太急把这傻小子吓跑了就毁了。

    在赵小晴的指导下,莫小木在她的胸脯上肚子上乱亲,赵小晴微微闭起眼睛慢慢享受着,嘴角挂一丝甜甜的笑。

    赵小晴的眼睛很好看,睫毛很长,说能站只鸟儿太夸张,但是站只蚂蚱还是可以的,眼睛睁开的时候月牙形,闭上还是月牙形的很好看,所以莫小木顺便也在她眼睛上亲了一下,然后再亲鼻子,鼻梁和鼻翼,不但亲,还无师自通的伸出舌尖轻轻舔,舔得赵小晴“扑哧”一笑,睁开了眼睛,眼皮子忽闪忽闪的眸子上都是笑意。

    “你笑什么呀?”

    莫小木问她。

    “你舔的人家痒痒,还不准笑呀!”

    “是不是很不舒服?要是不舒服,我就不亲你了。”

    “舒服,”

    赵小晴赶紧说,“很舒服,你亲吧,亲嘴,再亲亲我的嘴唇。”

    莫小木就听话的俯下身子亲她的嘴唇。

    赵小晴的嘴唇红滴溜丢的,莫小木亲上去,感觉有点甜丝丝的爽滑,舌尖轻轻挑一下,就想把舌尖伸进她的嘴里面去,赵小晴心有灵犀,微微启开嘴唇,让他的嘴唇进到自己的嘴里,然后用自己的舌尖迎接他,两个舌头就在她嘴里友好的打仗,打了一会儿后,赵小晴又睁开眼睛,两双眼睛很近很近的互相看,赵小晴忽然伸手,一下子把莫小木拉得结结实实趴在自己的身上。

    莫小木猝不及防,想挣扎但却被赵小晴死死抱着不放。

    “快松开啊,你这么抱紧我,我还怎么亲你!”

    赵小晴放开他说:“那你还要好好的听我说。”

    “你说吧,我听。”

    “你亲我尿尿的那个地方。”

    莫小木心想,其实那个地方没什么好亲的,还不如亲她小咪咪有感觉,但是自己有言在先听她的,就只好把嘴贴住赵小晴的那个地方,一点一点的舔。

    赵小晴的那里也有毛毛了,而且一点也不比桃子的少,那个地方也稍微鼓凸一些,软软的一小坨肉,亲着也不是很难受。

    “往里面,往里面,把舌头伸到里面去。”

    赵小晴说把他的头使劲摁下去。

    莫小木说:“伸不进去呀!就一道很细的缝儿,咋把舌头伸进去?”

    “真笨!你用手掰开一点,趁着洞洞的口开着的时候,赶紧把舌头伸进去。”

    莫小木就听她的,用手把她的那道缝儿掰开一点,果然看见里面是个小小的洞口,黑黢黢的也不知道有多深。他还从来没认真看过这个呢,桃子和郑小雨的,都没有掰开认真看过,这一看恍然大悟,原来里面是这样个情况,他以前一直认为里面和外面的一样,是一道竖着的缝,就像山上的石头缝,却想不到里面是个洞!

    莫小木把舌头卷紧了伸进去,就觉得已经进去很深了,而且赵小晴的那里面暖暖的,而且很滑润,等他的舌头进去后,马上感觉她那里面四壁的肉肉,都向中间凑把他的舌头紧紧抱住,更让他觉得奇异的,是那些肉肉还会动,好像是好多小手在他的蛇头上抚摸一样,顿时觉得一阵麻痒传到大腿根,有了想用小蛇插她的冲动。

    正想向赵小晴提出这个要求,却听远处桃子扯起嗓子喊他:“小木你在哪儿呀,该到要下坡的时候了,你走远了吗?”

    莫小木赶紧在赵小晴脸上扬起头来回应:“我在这呢!”

    他这一应声,赵小晴只得松开他,莫小木顺势爬起来,对赵小晴说:“赶紧点呀,一会儿他们都寻过来了!”

    赵小晴只得悻悻的爬起来,麻溜穿好自己的衣服,和莫小木装作在地上寻蘑菇,一路迎着桃子的喊叫声走过去。

    等到和大队会合,大家比较谁篮子里的蘑菇多,不比不知道,一比就露馅了,赵小晴的最少,莫小木倒数第二。

    二生就直往莫小木身上看,把莫小木看得心慌脉乱,呛他一句:“看啥你呀!”

    二生嘻嘻笑:“你和赵小晴干啥了,弄一身草。”

    莫小木赶紧往身上看,果然有草屑粘在衣服上,于是就胡乱用手拍,赵小晴也拍,拍完了自己的,又替莫小木摘他背后的草屑。

    二生就和六点还有赵平阳都笑,笑得莫小木和赵小晴脸红发烧,莫小木忽然叫一声:“二生哥,你再瞎说我真恼了呀!”

    二生这才憋住笑,也瞪起眼睛止住另外两个人的笑,说一声:“走吧,该下坡了。”

    走回家的时候,莫小木不好意思再和赵小晴走在一起了,但却又被郑小雨黏住走在最后面,眼睛一直瞅他的脸,瞅得莫小木沉不住气,问她:“瞅我干啥?”

    郑小雨不答却小声问:“你和赵小晴干啥去了?”

    “采蘑菇去了,咋的了?”

    “采蘑菇去了?蘑菇呢?”

    “在篮子里呀!”

    “那么大一会儿,就采这么一点点?”

    “找不到呀!”

    郑小雨冷笑一声:“哼,别装了!”

    走近莫小木一步对着他的耳朵说:“你是不是和她……就像怎么俩在石河里一样,那样了?”

    “瞎说啥呢!”

    莫小木说了却做贼心虚的脸皮发烧。

    “我可告诉你,”

    郑小雨正色警告,“她娘可是浪出了名的,她也好不到哪里去,你别让她黏住了,后悔来不及!”

    “不用你瞎操心!”

    莫小木心里忽然很乱,很烦,于是就突如其来吼了郑小雨一声,把郑小雨吼得一愣,莫小木也不管她,跑着赶上队伍,傍在桃子身边一起走路。

    桃子温和一笑,一边走,一边把自己篮子里的蘑菇往他篮子里添,莫小木扭捏不要,却拗不过桃子。别的人看到这情况,都把自己篮子里的东西往莫小木篮子里放,二生说:“小木你就别犟了,爷爷等着那它到镇子上卖钱。”

    大家都知道,现在就数莫小木家的经济条件最差,爷爷和奶奶腿脚都已经不灵便,干活儿就差很多了,家里日用开销几乎都靠莫小木上坡采蘑菇木耳,然后爷爷到镇上赶集卖钱供零花,而且还有他的学费。

    所以莫小木有点后悔和赵小晴在草地上亲嘴,耽误了很多时间,心里更感激桃子和二生们。

    赵小晴也把自己篮子里仅有的一点蘑菇和黑木耳,倒在莫小木的篮子里,他本想拒绝的,赵小晴却说:“我家不拿这个去卖钱,自己吃的家里还有。”

    大家都嫌她显摆,看她的眼睛里多少有点鄙夷和不屑,赵小晴求助一样的目光看着莫小木,怕他继续拒绝,自己更难堪,那目光纯净如水很明净,莫小木点点头,赵小晴才欣慰的舒出一口气。

    到坡下二生说:“都去洗洗吧,一身臭汗。”

    于是一小队人走到桃花潭跟前,放了篮子跳进潭水里去,嘻嘻哈哈的洗澡。

    莫小木正洗的开心,忽然发现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在盯着他看!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