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舒服吗妈妈

    发布时间:2021-04-14 00:00:16   

    妻子和儿子是在八点的时候回的家。我听不大清楚他们在亲密的嘀咕什么,但我知道妻子和儿子的感情,已经是十分的融洽,甚至有些让我嫉妒了。

    儿子体贴的将洗澡水放好,然后要他的母亲去洗澡。

    看的出儿子在他母亲的调教下,已经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了,他高大魁梧,尽管眉宇间还透着稚气,但是不再是我以前熟悉的哪个小男孩了,性的威力是惊人的,它可以很快的完成一个男孩到男人的转变。或许是习惯了,也或许是因为在家里,他们甚至放肆到进去洗澡时,竟然不把浴室的门关上。

    儿子真的成熟了,他正体贴的帮他的母亲除下那窄小的内裤,妻子满脸的幸福,双手扶在儿子宽厚的肩头,顺从的抬腿,让他的儿子将自己的内裤从身上剥落,那样子就像以前我在给她宽衣解带一般。

    儿子忽然跪在了他母亲的面前,将自己的脸凑到了妻子的胯间,妻子不好意思的躲闪着:「小佳啊,还沒有洗呢,有味道的。」

    「妈妈,我最喜欢你沒洗的味道了,刚把你的内裤脱下时,我就嗅到了,好迷人的。」儿子有些撒娇一样抱着他母亲丰满突翘的屁股,将脸埋的更深。

    我看到妻子忽然不再挣扎了,反而仰起了秀美的脸,闭上了眼睛,是了,一定是儿子的唇舌舔到了她的敏感之处了吧。

    儿子的手从妻子的臀部移到了她的前面,妻子又抓住他的手,慢慢放到自己的胸口,我看到妻子雪白的乳房又兴奋的鼓胀起来,鲜红的乳头突翘起,儿子的手马上就缠绕在了他母亲坚挺兴奋的乳头上去了,熟练的捻动拨弄,这让他的母亲感到快慰,妻子咬着唇表情有些淫荡的瞇起眼,快乐的喘息起来。

    「妈妈,好多水啊。」儿子抬起了脸,脸上真的有了水痕。

    妻子半是慈爱半是娇嗔的,白了儿子一眼,还有些害羞。

    「下午弄了这么久,又想要了」

    「嗯,妈妈,一看到你的身体,就受不了了。」儿子嬉笑着,手指继续不停的逗弄他母亲因为性兴奋而勃起的乳头。

    「我看看,嘻嘻。」妻子让儿子站了起来,看到儿子胯下,直直挺立的硕大的性器官,咬着唇就笑了。

    「羞不羞,坏蛋,翘这么高。」妻子的纤手温柔的握住了儿子坚挺的勃起,看着儿子那硕大坚硬的东西,我都有些嫉妒,难怪妻子会如此痴迷她儿子的身体,那么年轻那么的俊朗,那么的坚硬和粗巨,任何女人都抗拒不了啊,何况妻子那样的年纪,那样的饥渴。

    妻子居然坐到了浴缸的边缘上,示意儿子靠近她。

    妻子低下了头,我就看着妻子深深的温柔的,将儿子粗大的男性器官,慢慢的吞入了口中。

    妻子不是沒有给我做过类似的爱抚,但一般都在我的要求下才会做,或者在我不能立刻勃起,而她又十分需要的时候,她才会将我的阴茎吞进口中舔吮,但是现在,她却那么的顺从那么的放浪,居然将自己儿子的阴茎吮进了口中,妻子在这方面,也显然熟练了许多,至少比和我在一起时更熟练,动作和表情也更淫荡。

    她深深的将儿子粗大的东西吞进口里,再慢慢吐出来,鲜红灵活的舌尖,轻轻的拍打舔吮儿子圆润硕大的龟头,眼睛里面,像要溢出水一般的柔媚,她看着儿子快乐的表情,似乎被儿子的快乐感染着,一只手还探到儿子的胯下,轻轻的捏挤着儿子,快要发育成熟下垂的硕大的阴囊。 

    到后来,妻子干脆将双手放到了儿子的屁股上面,用火热的唇,含住儿子愈加粗大坚硬的东西,任由儿子轻轻的挺动着结实的屁股,将那硕大的东西,在自己的嘴里抽动,儿子的阴茎在他母亲火热的嘴里抽动的时候,妻子的唾液,大量的沾在了那粗大的性器官上,我看到在妻子唇间出入的东西,是那样的湿滑,闪闪发光,好像在妻子完全兴奋后,在她的阴道内抽送阴茎时那样,这让我觉得十分的淫糜和兴奋。

    「好了,小佳,妈妈的嘴巴都要酸的化了,舒服吗」妻子将儿子那完全被自己的唾液浸湿的,完全已经兴奋起来了的年轻的男性器官,从嘴里吐了出来,用手握住,轻轻的捋动着。

    「嗯,妈妈,真舒服,你的嘴里面好热,湿湿的,可舒服了。」

    「呵呵,就是你这个坏东西太大了,撑的妈妈的嘴好酸。来,洗澡吧。」妻子调笑着,拨弄着儿子硬邦邦直挺挺竖立着的东西。

    浴缸里,妻子舒适的躺在儿子宽大的怀里,儿子的手依旧在他母亲的胸口爱抚着。

    「妈妈,你的乳头硬硬的好漂亮啊!」

    儿子专注的逗弄他母亲因为性兴奋而翘起的乳头,乳头圆大坚硬,兴奋使她变的有些紫湛湛的。妻子也低下头看在儿子手中的自己的乳房,:「老了,以前乳房好坚挺的,你爸爸最喜欢了。现在都有些下垂了。」

    「才不呢,妈妈,你的乳房最漂亮了,又白又圆,软绵绵的,摸着可舒服了。」儿子的手掌握住了他母亲的双乳,轻轻的捏揉。

    「傻儿子,你只见过妈妈的乳房才这么说,将来你有了女朋友,就知道妈妈和年轻的女人不一样了。」

    「不,我只要妈妈。」儿子扳过妻子的脸,深情的吻住了他的母亲。

    妻子的脸红了,雪白的乳房在儿子的搓弄下膨胀起来,乳头的颜色也更深了。

    「嗯……小佳啊……」妻子在小声的呻吟,扭动着迷人的娇躯。她的手抬到自己的胸口,抓住了儿子的一只手,往自己敞开的腿间移去。

    我看到妻子的身体,在浴缸里面轻微的挣动起来,也听到了她加大的喘息声。妻子的胯间,儿子的手指,正熟练而飞快的拨弄着她的阴唇。

    很显然儿子知道妻子在兴奋的时候,最需要爱抚哪里了,他的手指那么准确的,就找到了妻子的阴蒂,当然那时妻子早已经勃起的阴蒂,就像一颗坚硬的石子一样,挺立在她火热潮湿柔软的阴唇间了。

    「妈妈,好滑啊!」

    儿子在惊叹成熟女体的湿热,妻子的扭动却在加剧。

    「给我……小佳,放进来吧……妈妈痒的不行了……」妻子几乎是在哀求,我看不到她的手在幹什么,却知道一定在捏挤儿子那粗大火热的性器官了。

    两人在窄小的浴缸里面,调整了一下姿态,儿子往下躺些,妻子的身体也坐直了,我看到妻子的脸仰起着,性感的红唇里面露出了雪白的贝齿,我听到了妻子那低而悠长的呻吟,我知道妻子已经将儿子那火热的东西,坐进了自己再已湿透火涨的下体了。 

    「舒服吗,妈妈。」儿子似乎在盡力绷紧他的性器,要充满他母亲火热成熟的阴道。 

    「嗯,好小佳,真满啊……把妈妈撑的好紧。」

    妻子回头斜视着自己健壮年轻的儿子,眉宇间说不盡的淫荡和春情。

    妻子依旧靠到儿子的胸口,儿子的手,也依旧在他母亲的雪白鼓胀的乳房上揉搓。只是妻子的乳房,因为儿子性器官的插入,变的更涨大更坚挺了。

    我看到浴缸里面的水,在微微的泛着水波,那是因为妻子,在轻轻挣动,或者是她在用力的夹缩自己的阴道腔引起的吧。显然儿子在他母亲的这种挣动,或夹缩下,觉得十分的舒适和愉快,他的手有力的在他母亲的乳房上磙动,挑逗着他母亲那两颗鲜艳紫涨的乳头。

    「小佳,这样舒服吗会不会太紧了,妈妈感觉到你现在好硬啊!像个铁棒棒一样,抵着妈妈。」妻子回头,体贴的问着儿子。

    「嗯,妈妈,不要紧,就是涨的慌,想动一下。」儿子也在憋着似的。满脸的不自在。

    「才不,坏蛋,一让你动,你就一定会把妈妈搞的晕头转向的。」妻子满脸的红晕,娇羞的看着儿子,身子却体贴的往前坐起,她的双手扶住了浴缸的边缘,我看到妻子抬起了身子,她是爱儿子的,当然不愿意自己的儿子憋的难受。

    浴缸里面的水波,顿时大了起来,妻子的身体,缓慢却有节奏的,上下动作起来,尽管我看不到,但从儿子一脸的快慰,我知道妻子正在用她那完全成熟了的女性器官,套弄起了儿子那粗大坚硬的东西了。

    就那样两人时动时停,在浴缸里面缠绵了将近一个小时,我真怕水凉了会让他们着凉啊。

    从浴室里面出来的时候,儿子正体贴的用毛巾,将他的母亲搽干,我看到儿子依旧坚挺的性器官时有些惊讶,看来儿子已经完全成熟了,成熟到能够抵制他那性感骚浪的母亲的调教了,我还来不及细看,他们就进了房间,我听到了关门的声音,幸好,我沒有听到门碰上的声音。 

    我立刻蹑手蹑脚的出了储藏室,轻轻的下楼,我知道他们母子两,现在正准备享受性爱的大餐,是无暇顾及別的响动的了。

    到了妻子和我的卧室门前,我停下,仔细的听了听里面的声音,只有妻子的喘息声和两人亲吻时的声音。

    我伏低了身子,几乎爬在了地上,我从沒有完全关闭的门缝中,只能看到站立在地上的四条腿,两条是妻子的,雪白修长,两条是儿子的粗壮有力。我轻轻的推门,慢慢的我看的更清楚了。

    妻子居然趴伏在床边,上身在床沿,却把她那雪白丰腴高高翘起的臀部,完全的挺耸到儿子的面前。儿子正小佳的伏低了身子,他的双手,正把妻子那雪白的屁股掰开,整个脸部都凑到了妻子的胯间,我看不到他在舔他母亲的什么部位,我只能看到妻子的娇躯,在轻轻的抖颤,只听到她的嘴里,含煳不清的在呻吟着什么。

    儿子居然开始吮吸起来了,我听到了他在他母亲的阴户吮吸的声音那么的大,那么的刺激。也看到了在他的吮吸下,他的母亲颤抖的更剧烈的身子,和更急促的喘息和呻吟。

    「小佳啊……给妈妈吧……妈妈痒的不行了……快啊……」妻子在发出邀请,她将自己丰腴的屁股,扭动起来,似乎想挣脱儿子的亲吻,但又不忍捨弃那消魂的滋味。

    「嗯,妈妈,我来了。」终于儿子体贴的站了起来,我看到了儿子胯下那粗长的东西,似乎在闪着光一样,对准了他母亲敞开的阴户,我也看到了妻子被儿子挑逗的完全兴奋起来的阴户了,那么的成熟,那么的美丽,已经完全做好了让男性器官插入的准备了。

    妻子的阴唇,肿肿的裂开着,阴唇间尽是粘连的淫水,还有儿子的唾液,但那开裂的阴唇下方,已经兴奋成了一个洞口的阴门处,却佈满了那白白的滑湿的爱液了,好像还在一闭一开的挣动,已经是迫不及待的需要男人的性器官插入了。

    儿子高大的身体,让他毫不费力,就骑跨在了他母亲,高高翘起的雪白硕大的屁股上方了,他的手伸到他母亲的肩下,按住,那粗大火热年轻的性器官,就熟练的找住了他母亲那饥渴的,张合着的肿胀的阴道口了。

    妻子的屁股在颤抖着,焦躁不安的等待着年轻的儿子那粗大的东西,刺入自己需要的身体。我甚至看到因为兴奋,妻子站立在地上的双腿,都在颤抖。

    圆润粗壮的有些和儿子的年龄不大相称成熟的龟头,对准了妻子的阴道口,那火烫的感觉,让妻子感到了下身已经被男子的器物顶住了,我听到了妻子欢快的声音,那雪白的高翘起的屁股不再等待了,急急的就往后往上迎去,我很清晰的听到了妻子的阴道口处传出了『呲咕』的水响声,想来妻子定是等的辛苦了。

    几乎完全的毫无保留的,我看到儿子那粗大的东西,完完全全的深深的,插进了他母亲的下体,也在那时,我看到了两人交合的部位,一连串的液体挂了下来。

    我觉得妻子前所未有的淫荡,难道年轻的儿子给他的真的那么的快乐吗

    就那样,儿子就站立在他成熟的艳丽的母亲的躯体后面,用他那刚刚长成的,却是巨大的男性器官,刺激着他母亲敏感的,成熟到了极点的女性生殖器官,我能看到每次儿子的阴茎,从他母亲的体内抽出时,妻子的阴道口,就被拉扯出一串串粘连的乳白色的体液,我知道那是女人在极度兴奋时才会产生的淫液,而现在,在自己儿子那粗热的性器官的刺激下,妻子的确是那样的淫荡,那样的肆无忌惮。

    妻子趴伏在床沿,低低的吟叫着,只顾将自己丰满白皙的屁股高高耸起,往后迎去。她的后面,儿子紧紧的揽着她的肩,同样用力的将自己年轻的生殖器,有力的一下一下往他母亲挺耸过来的女性生殖道内刺入。

    水声从儿子插入开始就沒有断过,伴着两人的呻吟和喘息,整个房间内气氛异常的淫靡。

    我在门外,也趴伏在地上,我已经将自己勃起的阴茎,从裤子裏面掏了出来,我仔细的看着儿子和他母亲性交的每个细节,一面紧张的揉搓我坚硬的东西。

    我看着妻子的爱液,从儿子抽动的时候往下滴淌,顺着她白皙修长的双腿内侧,也真切的听到了儿子粗大的性器,在他母亲成熟的阴道腔内搅动的声音,我更听到了妻子在享受儿子那年轻火热的阴茎,带给她的极大的快慰,这种快慰,几乎让妻子变成了一个荡妇,我可以从她含混不清的浪叫声中,听到她正在唿喊着极端淫荡的话语。

    显然这只是开始而已,儿子坚毅的能力,再次得到了证明,他的母亲真的是伟大的,我不知道她用了多久,才调教出这么出色的儿子,再我都几乎忍不住要射精的时候,儿子居然停了下来:「妈妈,这样累吗,要不要你坐到我身上来。」

    儿子对他母亲的体贴,让我感动,而妻子显然也想尝试更多不同的欢爱滋味。

    儿子将那粗大的东西从他母亲的身体里面抽出来时,我看到更多的颜色,更浑浊更像牛奶一般白白的东西,从妻子的阴道口成串的往下挂淌。

    而妻子已经顾不上要去清理自己的胯下了,因为坐在椅子上的儿子那高高竖起的通红的男性生殖器,对她的吸引已经让她忘记了一切。

    妻子的脸上尽是红晕,看不到羞涩和难为情,只有沒有满足的欲望和饥渴的淫浪。妻子的手攀住了儿子的脖子,迫不及待的往儿子那直直竖立的阴茎上坐下,对于性,妻子真的是已经完全成熟了,她根本不要用手去抓住儿子的性器,便将他纳入自己的下体,就那样,我看到了妻子那流淌着爱液的湿滑的张开的阴道口,一下就将儿子那火红粗大的龟头吞入了。

    妻子曼妙的身躯,开始在儿子粗大坚硬的生殖器上扭动起来,我的眼前尽是她扭动的纤腰,和丰满圆润的屁股,上下左右,扭动,套弄,她熟练的掌控着自己的躯体,让儿子那坚硬火热的东西,在她的体内撩拨她饥渴的春情和骚动的欲望。

    当妻子的下体再次传出水声时,儿子笑了:「妈妈,好多水啊,滑的不得了啊。」

    「呜……」妻子这才感觉到有些害羞,但是她马上就吻住了儿子的嘴,我看到害羞让她的动作加快,也让那水声加剧,好象那害羞的感觉更刺激了她的性欲。儿子的手端住了他母亲那丰满的,不停在自己阴茎上挣动的屁股,好像在帮她加力,也好像在爱抚。

    妻子的高潮好像提前来到了,我听到了她急促的喘息,和变的大声的唿叫了,在她紧紧的深深的将儿子粗大的东西,完全坐进自己的下身以后,妻子再也不愿意移动了,我看到了她丰腴的屁股,都开始在颤抖起来,那节奏分明是女性高潮到来时,阴道腔收缩时的节奏了。

    「小佳啊……妈妈要舒服死了啊……」

    妻子几乎搂紧了儿子,在儿子的耳边喊出一样,我看到了汗湿的妻子的脸,汗湿的几屡髮丝淫荡的挂到了她的嘴角。那样的艳丽野性和淫媚。我第一次知道妻子原来这么的媚态逼人。那还在律动的丰满白皙的屁股下面,我看到的是一片黏煳煳的水湿。

    我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妻子与我欢爱时,不是沒有达到过高潮,但是记忆里,好像她从来就沒有出过那么多的爱液,更不要说她在高潮时泻出的体液了。儿子的性器看来还是坚硬着的,虽然妻子的屁股紧紧的压坐在儿子结实健壮的大腿上,我从他们两的结合处,无法看到儿子的生殖器。

    但从妻子那不愿意从儿子身上下来的表情和神态我知道,儿子的阴茎此时依旧是那么的坚硬那么的粗大,此刻正紧紧的满满当当的,塞在他母亲已经达到高潮的女性生殖道内,而女性在到达高潮以后,如果还能被男人那火热粗硬的东西紧紧的顶着的话,那就更舒服了。

    「妈妈,要起来吗。」儿子体贴的亲吻他母亲汗湿的白皙修长的颈子。 

    「呜……」妻子娇媚的摇头,双手反扣,更紧的搂住儿子的脖子:「不要,小佳,让妈妈歇一下,你的鸡鸡好热啊,把妈妈裏面塞的满满的,烫的妈妈裏面舒服的不得了啊,」

    妻子淫浪的哼叫出声,在儿子的耳边厮磨着。儿子顺从的搂紧他的母亲,在妻子光华雪白的后背轻轻抚弄着:「妈妈,还要吗」儿子戏谑着。

    「嗯,要的,让妈妈歇一下吗。」妻子居然在对儿子撒娇。

    「妈妈,那我抱你到床上去好吗」

    「嗯,不过我不准你的鸡鸡拔出来的啊。」

    妻子的媚态,让我的血液都沖向了下身,我的手用劲握住了自己勃起的阴茎。

    年轻而健壮的儿子,几乎沒用什么力就将他那娇小丰腴的母亲抱了起来。妻子呻吟了一声,大概因站立着,让儿子那坚硬的性器官撑着她的阴道腔更紧了。儿子的双手托住了他母亲雪白丰满的屁股,迈步往床头的时候,儿子特意轻轻的颠动着手上托起的妻子那圆润白皙的屁股,阴茎好像又在他母亲的阴道里面挣动起来,惹来了妻子一连串的娇吟。 

    「舒服吗妈妈。」把他母亲放到床上前,儿子那健壮的屁股刻意的向前顶了几下。

    「嗯,感觉好像要被你的大鸡鸡的撑开了一样,嘻嘻。好小佳,你的坏东西现在真的大了好多,再这样下去,妈妈的小穴要放不下了。」妻子在调笑着儿子,温柔但却淫荡的看着儿子。

    「才不会呢,妈妈不是说你的小穴,就是为我的鸡鸡定做的吗,怎么会放不下呢。」儿子乐了,跟着他的母亲躺到床上,亲吻着她。

    「小佳啊,妈妈觉得下面好湿,你的腿上和肚子上都是湿粘粘的,要不要擦一擦啊。」

    妻子享受着儿子的亲吻,双手怜爱的在儿子健壮的后背肩头抚摩。

    「不要,我喜欢妈妈下面湿湿的感觉,而且那样子呆会弄起来,会有好大的水响声的,我喜欢一边幹妈妈一边听你下面的水声。」

    儿子的话让我觉得兴奋,是啊,我还不是一样,每次和妻子在性交的时候,她那阴道腔内不绝与耳的水声,总让我痴醉。

    「坏,妈妈听了却好害羞的,让自己的儿子弄的那么多水,多难为情啊。」妻子的脸红了,在儿子的屁股上拧了一把,低低的道。

    「可是妈妈也喜欢的啊,每次你下面的声音一起来,妈妈总是特別的兴奋啊。」儿子兴奋的说道。

    双手执住了他母亲胸前,那两个硕大雪白的乳房,拨弄起了他母亲那因为高潮的兴奋沒有褪去,而愈加坚挺的乳头。

    「沒有,沒有啦。你坏,你是坏儿子。」妻子的脸更红了,几乎把头都埋到了儿子的怀里。更紧的搂住了自己的儿子。

    妻子那成熟老到的羞态,此刻愈加的诱人,何况儿子少不更事,他马上就兴奋起来,双手将自己的上身撑起:「妈妈,你迷死我了,我好爱你啊。」

    儿子在他母亲的耳边,低低的倾诉着,那健壮的臀部,却在慢慢的耸动起来。

    「呜,坏蛋,说好了妈妈歇一会的,又不算数了。」

    妻子嘟起可爱的红唇,满脸的媚态和荡意。却配合着儿子,将自己的身体放平,让自己的双腿打开些,又将腿收回来,用脚跟支在床上儿子的身体两侧,双手搂住了儿子的颈子,美目带水,紧紧的盯住儿子。似在撒娇,又似在唿唤儿子。

    「妈妈,我好爱你啊!」看到母亲那娇媚迷人的风骚样,儿子心动了,伏下身子吻住他母亲那嘟起的红唇,两人的舌立刻纠缠起来。

    儿子健壮的屁股开始上下上下的耸动起来,推挤的他母亲那一身雪白的嫩肉,也开始抖动,尤其是她胸口那一对高耸的乳房。

    妻子感到了儿子那粗壮的生殖器,在她的下体抽动时带来的快感了,她瞇起了那迷人的美目,雪白的贝齿,咬住了自己殷红的下唇,鼻间吼腔又开始轻轻的漏出淫浪的娇喘。

    儿子不紧不慢的,在他母亲成熟的阴道腔内,抽动着自己已经完全硬起的肉具,母亲湿滑的腔道,那样的火热和紧窄,紧紧包裹住他那年轻的粗大的东西,让他在抽动的时候,觉得快乐。妻子胸口不住起伏颠动的乳峰,让儿子兴奋,他低下头,含住他母亲一颗鲜红鼓胀的乳头,吮吸起来。

    妻子的呻吟顿时变大了,她努力的将自己的乳房往上送,头也仰的更靠后,下体紧含着的儿子的肉具抽刺带来的快乐,还未来得及完全享用,又怎堪敏感的乳头被儿子吮吸。

    「妈妈,你看,多漂亮啊!」儿子低下头,将他母亲修长白皙的双腿抬起些,紧盯着妻子那含裹着他阴茎的胯间。

    妻子依言睁开美目,也低头向自己的小腹下望去,葱郁的阴毛,挡不住她那两瓣因为兴奋而肿胀起来的阴唇,鼓鼓囔囔的阴唇内,儿子的肉具黑黝黝的,青筋鼓胀,有些兇恶的在她的下身抽动,妻子的小腹白皙而平坦,完全看不出是个生育后的母亲的小腹,也许是让儿子的男性器官滋润的日子久了,本来就光滑白皙的肌肤,现在变的更加的有光泽起来。

    「妈妈,阴蒂也翘起来了啊。」儿子赞叹着,手探到他母亲的胯间,妻子用手将自己的上身撑起,面红耳赤的,但却兴奋异常的盯着儿子在自己的阴户处拨弄。

    儿子轻轻的用手指,小心的掰开他母亲那两片因为经过他那粗大的阴茎,长时间蹭弄摩擦而变的红肿隆起的阴唇。

    妻子的纤手,探到了她自己的小腹下,将葱郁的阴毛按下去,让自己那饥渴的吞吐着儿子那粗大生殖器的阴部,裸露在自己的眼前。

    「漂亮吗妈妈。」儿子将自己那年轻的粗大的东西,抽到了他母亲的阴道口,仅仅留下一个硕大的龟头,塞在他母亲鲜红鼓胀的阴道口内。

    「嗯,小佳啊!你把妈妈的小穴弄的这么肿啊」妻子在低叹着儿子的坚硬和硕大,也被自己阴户那淫靡的景象感染。

    儿子的阴茎,已经完全是个成熟的男人的性器官了,那样的粗壮有力,黑黝黝的充满了力量,阴茎充血后,缠满了鼓起的青筋,十分的兇恶。

    而此刻,那兇恶的东西,却是那样的体贴,轻轻的塞在自己的阴道入口处,火热修长的身子上面,尽是自己腔道里面,因为快乐和兴奋吐出的黏液。

    更让妻子感到刺激和羞涩的,是自己那成熟的饥渴的女性外生殖器,那肿大阴唇,好像永远也不知满足的充血张开着,开裂的肉缝间那窄小的阴道口,也好像永远都在往外吐着爱的黏液。吸引自己的儿子,用那勃起的发育的很好了的阴茎来戳刺。

    而每当儿子进入以后,又总让自己那么的快乐甚至失控,每次那不停从阴道腔内分泌出来的体液,也让她觉得害羞又兴奋。

    而此刻,儿子那粗大火热的东西,就那样直直的抵挺在自己敞开的艳丽的阴户处,兴奋让自己敏感羞涩的阴蒂,完全显露出来,儿子的手指却正蘸着自己分泌出的湿滑的爱液,在阴蒂上面拨弄。

    儿子的屁股送过来了,妻子盯住自己的胯间,兴奋的看着自己的阴户,在儿子那粗巨的性器下面陷落,因为阴道内被儿子那硕大的东西佔据,妻子肥厚鲜艳的阴唇,更大的向两边裂开,整个阴部看上去,显得更加的淫秽而性感。肿胀的坚硬的阴蒂,在儿子的阴茎慢慢刺入的时候,也被向下牵拉而显得更大更突出。

    妻子被自己阴户那异常淫荡的景象,刺激的兴奋无比,她的脸火热发烫,唿吸急促,娇喘连连。眼睛就像要滴出水来一样的娇媚。

    儿子的阴茎完全插入他母亲的阴道腔后,妻子满足的闭上了眼睛,静静的体味着男人那勃起的东西,深深的完全佔据自己的女性器官时的快慰。 

    儿子又将自己的阴茎往外拉扯了,妻子也再次睁开了眼,继续看着自己的胯间。自己阴道内分泌出的原本是清亮粘稠的液体,因为儿子那巨大的性器官搅动,竟然变的像水沫一样的乳白色了,多而稠密的沾满了儿子那黑黝黝的阴茎上,整个阴茎看起来,是那样的湿,油光显显的。

    阴唇也好像更红更肿了,尤其是内侧那两瓣纤细的小肉唇,简直有些淫荡的牵扯着儿子那正在往外抽拉的肉具,好像不愿意它出去一样的,痴缠着儿子的阴茎。阴蒂上面,也沾满了自己的体液,更加的红涨坚硬了。 

    「妈妈,漂亮吗」儿子赞叹的询问他的母亲。

    「嗯,小佳啊,妈妈觉得妈妈的那里好淫荡啊,把你裹的那么紧,那么多的水。」妻子嘤咛着,低低的叹息。

    「舒服吗妈妈。」

    儿子慢慢的抽动阴茎,在龟头快要抽出他母亲的阴道口时停下,往里面刺入,近根了并不急着拔出,而是在他母亲的体内呆一会再往外抽,儿子的性经验异乎寻常的丰富,当然这是因为他母亲长久的耐心的教导有关的。

    而他那样的方式与他母亲交合时,也显然让他的母亲感到十分的愉悦。

    妻子又躺到了床上,闭上了眼,刚刚视觉的冲击,让她的性欲又到了一个高峰,她紧紧的搂住儿子的脖子,低低的在儿子的耳边唤道:「好小佳,稍微快些,妈妈觉得好想要啊。里面又开始痒痒起来了。」

    「好的,妈妈,来,把腿放上来,这样会更舒服些的。」

    妻子顺从的将自己修长的双腿翘起,挂到了儿子健壮的肩头上。

    儿子腾出一只手,在他母亲的胸口糅捏着,刺激妻子那敏感硬挺的乳头,他那年轻健壮的屁股却开始加力,速度加快,阴茎快速的在他母亲那成熟多汁的阴道腔内抽送起来。

    妻子在儿子的身下像一尾跳跃的鱼,那曼妙的身子,不住的上下挺动起来,往上迎凑着儿子性器的出入。她的呻吟也在加大,下面又开始响起水声来。

    那声音有节奏而且越来越响,越来越快,妻子的呻吟和儿子的喘息,也越来越大越来越急,妻子开始还在儿子的身下,扭动往上挺送自己的阴户,但一会之后,她就开始舒服的喘息呻吟,不再动弹了,任由儿子挺着粗大的,和他年龄不相称的巨大的阴茎,抽送着她那成熟的饥渴的阴道腔了。 

    我看到妻子雪白肥硕的屁股沟中间,有沫状的液体淌下,随着儿子那巨大的性器的出入,更多更粘稠的东西,被儿子带出了她母亲的阴道。妻子阴道内的水响声就一直沒有停过,尽管他们的呻吟和喘息声急促而大,但是依旧掩盖不住那一阵紧似一阵的哧咕哧咕的水响。

    妻子因为双腿挂翘在儿子的肩头,那雪白丰腴的屁股鼓突的更高了,整个阴户完全袒露在儿子那坚硬硕大的生殖器下面,我甚至看到妻子那红肿艳丽的阴唇,是那样绽开着迎接着儿子的阴茎进入。 

    妻子又到高潮了,我有点嫉妒起儿子来,妻子高潮时那不停收缩的阴道腔,足以将插在她里面的男人的已经融化掉,儿子也抵受不住妻子那一圈圈,不停围绕上来的媚肉的刺激,他唿唤着他的母亲,开始颤抖起来。

    「我的好儿子,你要把妈妈的花心都烫化了啊!」享受着儿子那年轻的,火热的精液冲击的妻子,娇媚的喊道。

    年轻的儿子射精时,一定是那样的勐烈和火热,我真切的看到妻子在儿子的激射下,雪白的身体在颤抖着,和儿子痉挛的节奏一致而和谐。

    看着他们母子两快乐的到达高潮,我的精液也喷涌而出,我近乎瘫软的坐倒在房间门口,但我马上就感觉到不对,又挣扎着起来,回到了三楼回到了藏身的地方。

    儿子出来了,光赤着身子,健壮而高大。他去卫生间打了一盆热水,我知道那是去给妻子洗下体的,儿子真的很体贴他的母亲,就像以前我和妻子性交过后一样,我总会去做这些的。

    透过敞开的房门,我看到妻子下了床,蹲在了盆的上面。儿子也蹲了下去,妻子笑着满足的扶着儿子的肩头。我看到儿子用手兜着水,给他的母亲清洗阴户,而妻子则一脸的陶醉,享受着儿子的举动。

    「妈妈,都流出来了。」儿子沖他母亲举起手指,手指上粘稠的缠绕着,他刚刚射进他母亲阴道后,还沒有完全液化的精液。

    妻子娇媚的看了一眼,咬了咬唇,竟然一口就将儿子的手指含进了嘴里,舔吮起来,我觉得妻子真的好淫好放荡,难道年轻的儿子给她的感觉,真的那么的好那么的让她肆无忌惮吗我有些愤怒。

    妻子站了起来,坐到了床上。娇媚的叫儿子过来,儿子顺从的到了她的身前。

    妻子伏低了头,用手托起儿子那变小了的,软绵绵的性器官,张开嘴,将那东西含进了嘴里,我知道儿子的阴茎刚刚射过精,甚至还沒有清洗,那上面有他的精液,还有妻子的爱液,但是妻子好像丝毫也不在意,她仔细的为儿子舔吮着已经疲软的性器,从头到根,甚至包括儿子的阴囊。

    「舒服吗小佳。」妻子的舌尖鲜红而灵活,轻轻的掠过自己殷红的唇。娇俏的看了眼儿子。

    「嗯,妈妈,你舔的我好舒服啊,你给爸爸这么舔过吗。」

    我的心一激灵,竖起了耳朵。

    「坏蛋。」妻子撒娇一样在儿子的屁股上拧了一把。

    「当然了,妈妈爱你爸爸,当然也愿意为他这么做了。」

    我的心里感觉到一些安慰,原来妻子还是爱我的。

    「怎么了吃你爸爸的醋了。」妻子看着儿子,噗嗤就笑了,拍打着他的脸庞。

    「小色鬼,上床吧,抱抱妈妈。」妻子躺到了床上,儿子也躺到她身旁,搂住了她。两人开始亲吻,用舌间互相调弄着。

    「累吗宝贝,」妻子体贴的亲了儿子一下。将脸偎到儿子健壮宽阔的胸口,幸福的闭上了美目。 

    「不累,妈妈,我真的好爱你。」

    「咯咯,是吗,我的小佳,那你说说,是怎么个爱妈妈法呀。」妻子娇笑起来,媚态十足的看着自己的年轻的儿子。

    「我不会说,我就是好爱妈妈,愿意和妈妈一辈子都这样。」儿子被妻子的调笑搞的有些脸红了,低低的说道。 

    「咯咯,那将来我的小佳娶了老婆呢,还能和妈妈这样吗」

    「我才不要別的女人呢,我只要我的妈妈。」儿子这时才有点像小孩了,他一头扎进了他母亲的怀里,撒着娇。

    妻子爱怜的搂住儿子的脑袋,亲了他的脸颊一口。

    「別傻了,我的宝贝儿子,妈妈是你爸爸的,你将来会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妻子,妈妈现在和你这样,已经对不起你爸爸了,怎么能够再霸佔你一辈子呢妈妈不是一个好妈妈,妈妈是个坏女人,才会做对不起你爸爸的事情,你将来找老婆,不要找妈妈这样的。」

    或许牵动了情肠,妻子的眼泪居然掉了下来,我也觉得心里酸酸的,那瞬间,我忽然原谅了妻子和儿子的所作所为,都是我的问题,才会导致了妻子和儿子今天这种乱伦的后果,但我知道,妻子一直是爱我的,当然她也爱我们的儿子,面对自己的需要,面对她爱的人,她又怎能拒绝。我现在真想走下楼去,将这两个我生命里面最重要的人,搂在自己的怀里,好好的大哭一场。

    一夜终于过去了,我也昏昏沉沉的睡去。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