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淫娃小依2

    发布时间:2021-04-14 00:00:21   

    (9)

    显然,再沒有什么能比收集赤裸裸光着身子、下身还插着东西的十二岁女孩

    的淫荡裸照,更能让这些老头们激动和满足的了。

    继父印表机的墨水在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被用掉了好几盒,依靠给我拍摄

    照片,哥哥他们两个人在这段时间里,居然赚到了近五千多块钱!

    继父终于上知道了两个哥哥对我幹的那些事,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当晚,他

    就把我带到了他朋友开的一个夜总会。

    在一个隐蔽的包厢里,他和他的两个朋友一起轮姦了我。

    「啊……啊……喔……」我呻吟着,小穴、屁眼、嘴巴被一次次幹了个遍。

    「这小骚屄还真嫩,真的才十二岁调教得不错啊!」

    「哈哈!哪里,天生就骚嘛!跟她妈一样,是不是啊小依」

    「唔……嗯……嗯……小依是个贱货,天生就喜欢被人操,啊……啊……」

    我趴在巨大的沙发上,一边翘着屁股让人从后面轮流插自己的小穴和屁眼,一边

    习惯性地呻吟。

    「哈哈!果然够贱,哪天把她妈也带过来,嘻嘻……母女俩一起操,一定过

    瘾!嘻嘻……」

    「好主意!哈哈哈哈……」

    我不再去公园了,因为现在,每天晚上继父都带我出去,他的那些朋友都很

    喜欢我,每天都要在我的身体里射很多很多的精液。

    哥哥们现在只有白天才能利用我了。公园老头们的钱赚不到,让他们损失很

    大,不过,他们很快就想出了让我在课馀时间,利用学校附近的公厕里接客的主

    意,我每吸一根鸡巴,他们就给我三块钱。

    「唔……唔……」天已经快黑了,在离学校不远的一个男厕里,我含煳地呻

    吟着、吮吸着。已经记不清这是今天的第几根鸡巴了,加上中午吸的,现在应该

    有十几根了吧!

    「啊……」凉凉的,后面小穴一紧,一根什么东西插了进来!

    「这是第三支了哦!」

    「嘻嘻,再来一支,这支插后面。」像在公园一样,哥哥他们允许来的人在

    我的小屄里面插东西,不过,现在插一次要一块钱。

    「唔……唔……啊……」热热的精液一顿一顿地射入口中,趁着鸡巴慢慢变

    小的时候,偷偷的瞄了一眼自己的下面,那里,竟然已经红红绿绿的插了十多支

    铅笔、钢笔和原子笔在里面,连屁眼里都有,哎呀!人家的那里又不是文具盒、

    笔筒,好胀哦!

    「嘻嘻,小屄舒服吗小贱人。」

    「嗯……嗯……舒服……嗯……嗯……啊……」

    「嘻嘻,还真够贱的!来,把腿张开。」

    「呀!呀!那是……什么呀……」

    「嘻嘻,是我们刚才在门口捡的汽水瓶啊!」

    「呀……好凉!好大!呀……呀……」

    「呃……」离开厕所时,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饱嗝。吸了那么多的鸡巴,又

    吃了那么多的精液,嘴巴都酸了。

    「嘻嘻,小骚货上面的嘴巴好像吃得很饱哎!但是不知道下面的嘴吃得饱不

    饱呢」

    「啊……別……」踉跄中,有人又把手伸进自己的裙子,被瓶子插得隐隐酸

    胀的下身热热的,不由自主地一阵收缩,再次变得湿漉漉。

    (10)

    「哎,前面有个超市,进去看看……」

    「哦……」跟在两个哥哥的后面走进去,里面不是很大,很快,三个人就逛

    完了一圈。

    「小依,过来,你看这个好不好」在卖文具的角落,两个哥哥一左一右用

    身体挡住了我,「啊」有不好的感觉。

    「把腿张开!」小哥在我耳边轻轻的命令。

    「啊呀……」因为沒穿内裤的关系,嫩嫩的小屄一下就被他摸着,拨了开

    来,「什么呀……」一件细细长长的东西插进了自己的体内,「不要啊!」我

    哆嗦着。

    「闭嘴!腿张开!」又是一件冷冰冰的东西插入了我的体内:「现在,转过

    去!」

    「啊……」这一次,他们竟然要人家转过身翘起屁股,然后又把东西从后面

    粗暴地插进了人家的肛门,啊……呀……好深!好胀!

    「好了,现在一个人先走出去,记住,夹紧一点哦!」

    什……什么嘛这样叫人家。

    我红着脸,胆战心惊地慢慢地走出超市,因为紧紧夹着腿的缘故,被门口收

    银的阿姨奇怪的看了好几眼。

    「呀……呀……」就在离超市还不到二十米的地方,两个哥哥一把将我拉进

    了路边的一条小巷子,「嘻嘻,还是进口的呢!买起来很贵的哦!」他们笑着撩

    起我的裙子,把刚刚插进去的东西从我的体内抽出来,原来,那是些进口的大号

    记号笔,好多支,上面还湿湿的,我知道,那是我的淫水。

    「现在把衣服脱掉,让我们试试看好不好用。」

    「啊不要啊……」这可是一个很浅的巷子,最深的地方离马路也只有几米

    的距离。

    「哼!敢不听话」

    「不,哎呀!啊……」身上本来就不多的衣服很快就被全部扒了下来,「贱

    货,嘻嘻……」哥哥们笑嘻嘻的开始用我刚刚拿屄屄偷出来的笔,在我一丝不挂

    的身体上乱写乱画了起来。

    先是在我的胸脯上大大的写上我的名字——吴诗依,然后在肚子上写上「贱

    货」和「婊子」,接着又在两条腿根之处一边画上一根大鸡巴,另一边写上「操

    我」。

    他们还在我的背后和屁股上写,不过我看不到他们写的是什么,反正不会是

    什么好话,最后,他们用红色在我的乳晕上画了圈,然后把乳头涂成了红色。

    「好了,现在把腿张开。」画完,他们笑着把笔又重新塞进我了的下面,对

    着满身污言秽语的我举起了相机……

    又要拍照!我硬硬的插着记号笔的下面立刻又变得湿润了,自己好像已经变

    得越来越贱了呢!

    (11)

    一个学期不知不觉就过去了,迷迷煳煳中,我已经过了13岁。我长高了一

    些,乳房虽然还是很小,但比起同年的女生来还是要大了许多,尖尖的,很挺,

    也很好看,因为这个,我在家里裸露的时间也越来越多。

    「啊……唔……唔……」就像现在这样,一回家就被剥得光光的按在书桌底

    下,被大哥用鸡巴把嘴巴插得满满的情形我经歷得太多,都已经习惯了。

    「咳!咳……」热乎乎的精液射进嘴里,浓浓的、腥腥的,我乖乖的全部吞

    下,然后继续用嘴替哥哥把变小的鸡巴吸干净,放回裤子里。

    「急什么爸爸还要等一会儿才回来呢!」大哥不怀好意地按着我,一边用

    脚趾在我的胯间拨弄,「啊……」我颤慄着,小小的两瓣阴唇很快被拨了开来,

    「这么湿,小骚货!」哥哥笑着,大脚趾一下就捅进了我嫩嫩的小屄里。

    「乖乖地在下面自己动啊!嘻嘻,要弄出水来哦!」哥哥笑眯眯地,脚趾一

    动一动的,在里面捅得更深了。

    「啊……」好羞人哦!被人用脚弄,可是,可是那感觉真的很……「啊……

    啊……」不由自主地,我的屁股已经扭了起来,哥哥的脚趾好会动哦!

    我不知道洩了几次,直到继父回来,被叫进他的房间。

    「小骚货,一回来就浪成这样!」他摸摸了摸我湿漉漉的、依然还兴奋地肿

    胀绽开的小屄,解开了自己的裤子……像哥哥他们一样,他也喜欢弄人家的嘴。

    「唔……唔……」粗大的鸡巴一进一出地在我嘴里抽动着,每一次都全部沒

    入。像我的小屄一样,我的嘴巴现在已经能吞下任何一支大的鸡巴,并让它在自

    己喉咙的最深处射精。

    「唔,不错,现在去做作业吧!」

    什么嘛!自己爽完了就……

    一个人回房间,我坐在书桌前张开腿,摸了摸自己下面,虽然刚刚高潮过,

    可是好像还是很兴奋吶!沒办法,还是先写作业吧!

    沒多久,门就被推开了,「嘻嘻,这么用功,我来帮你啊!」是小哥。

    「呀……不要啦!」虽然嘴里说不要,可我还是乖乖的站起来,让他将自己

    抱到腿上,从下面插了进来。

    「哦……哦……人家……这样……怎么写嘛啊……」他的鸡鸡热热的,好

    硬!

    「作文啊怎么不能写嘻嘻!你就写:『吴诗依是个小贱货』,快写!」

    「啊……呀……呀……我写,我写……」

    「好,现在写:『我喜欢每天被好多男人插我的小骚屄,在我的小骚屄里面

    射精』。」

    「啊……啊……写……写完了……」

    「再写:『长大后我要去做妓女,每天被好多好多不认识的男人操』!」

    「啊……啊……」我坐在小哥身上,一边无耻地写着淫荡的话,一边被小哥

    插着穴。他不停地捏着两个乳头、玩弄着乳房,我呻吟着,很快就抽搐着达到了

    高潮……一次、两次,直到失神地昏迷。

    (12)

    「唔……唔……」放学了。像往常一样,在离学校不远的公厕里,我被一帮

    老头剥得光光的,一边玩弄着阴户,一边轮流用阴茎操自己的嘴巴……

    「啊……唔……」在一阵冷冷的冰凉中,一个巨大的异物硬硬地从后面插进

    了我的身体,哦……好胀、好大!虽然自己的嘴巴已经在哥哥的安排下变成了公

    用的精液厕所,可是由于他们始终不让別人用我的嫩穴,老头们就只好用各种別

    的东西来替代,反正一样东西插一次只要一块钱,所以他们拿来插我的东西也就

    越来越大、越来越夸张。

    「哦……唔……唔……」我颤慄着,低头看向自己胯间,又是汽水瓶!弧型

    的瓶身已经有一大半沒入了自己光嫩嫩张开的体内。我抽搐着,淫水洩了出来,

    自己现在一定是学校里穴穴开得最大的13岁女生吧!

    双腿软绵绵地走出厕所,「等一下到了超市,要拿这些东西……」哥哥把一

    张写好的纸递了过来。

    「又要好……好多啊!」

    「啰嗦什么!你的里面又不是放不进,刚刚不是连瓶子都插进去了」

    「哦……」沒办法,只好去了。

    超市里面很空,我找到文具柜的货架,先拿一些小小粒的东西,如橡皮什么

    的,摸索着塞进自己的小屄……嗯,然后是,话梅那是在食品柜……嗯,找到

    了,只要十粒不对,有好几种呢!慢慢地找,把包装打开,然后一粒一粒地塞

    入……哎呀!好难受,这个好像是辣味的呢!

    哎呀!还要巧克力MM中号瓶装的……呀!里面好辣……找到了,赶紧自

    己把裙子撩起来,拨开小屄的阴唇,塞了进去。好胀!里面太多东西了,哎呀!

    好辣……

    踉跄着走出超市,我看到等在对面巷口的哥哥:「呀!辣……辣死了!里面

    辣死了……」

    「啊这个是辣味的哎!你也往里面放」

    「啊……辣……辣啊!好烫……」我眼泪都流出来了。

    「怎么办」哥哥们也傻了。等了一会,小哥一拍脑袋:「我有办法!」一

    转身,进了旁边的小店。

    一会他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好几支冷饮。就在巷子的垃圾箱后面,我大张

    着双腿,让两个哥哥一支支地轮流把手里的冷饮塞进自己火辣辣的小嫩屄……

    「呀……呀……好冰……」

    「叫什么叫!一会儿烫一会冰,不都是你自己要的吗」

    「啊……是,可是……还是……好冰啊!」

    「再插一会儿就好了啦!忍着!」

    「啊……是……啊……啊……」

    离开小巷的时候,因为辣椒和冰块的关系,我嫩嫩的小屄已经红红的肿得像

    个熟透的桃子,从里面流出的融化的冰汁沿着双腿一直淌到了脚下,连袜子都弄

    湿了,哥哥们还故意不许人家擦,弄得人家出去的时候好像刚刚被那个过好多次

    一样,好丢人……

    (13)

    「啊……呀……好热……」就在客厅的沙发上,我光熘熘的被两个哥哥抱着

    坐在他们的腿上,肛门和阴道里分別插着两根阴茎,被他们一前一后面对面的夹

    着,用力插得大汗淋漓。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今天是星期六,继父又去了乡下的工厂,所以从起床到

    现在,我根本连穿衣服的机会都沒有。

    「真的好热……」前面的小哥停了下来,喘着气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去

    拿几支冷饮来。」大哥也停止了在我肛门里的抽动。

    一会儿,小哥「啪嗒啪嗒」地光着脚从厨房提着个冰桶过来了,看着他色迷

    迷不怀好意的眼神,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冰桶里有雪糕、雪条,还有好多冰块,「小骚货,把嘴张开。」小哥笑嘻嘻

    地在自己嘴里含了一根雪糕,却从冰桶中抓了两颗冰块塞进我的嘴里,然后一转

    身,靠上来把他的鸡巴一起塞了进来。

    「啊……唔……唔……」一前一后,身体里的两根鸡巴再次一齐抽动起来,

    「好凉,好舒服……」小哥满意地呻吟着。

    「唔……试试下面,一定更爽!」他把鸡巴从我的嘴里抽出,「啊」我本

    能地瑟缩着,试图併拢双腿,但沒有成功,他们两个人吶!原本赤裸的双腿一下

    被分得更开了。

    「啊……」透凉的冰块毫无阻挡地被塞进我的体内,一颗、两颗、三颗……

    然后,小哥的阴茎插了进来入,冰块被直接抵入到了我身体的最深处,「啊……

    啊……呀……」我颤慄着,淫水混合着融化的冰水从身体里不断洩出。

    「哇!凉凉的,好舒服!」就连插在我肛门里的大哥都感觉到了我下面的变

    化。「来,换个姿势。」我随即被抱起,换成小哥在下面、大哥在后面的姿势。

    「呀……冰……好冰!啊……」换好姿势后的大哥立刻从冰桶中抓了一大把

    冰块,一下全都塞进了我的肛门,然后重新插了进来。

    「呀……呀……要被弄死了呀……」随着两个人的同时抽动,我身下的沙发

    迅速地濡湿了一大滩,而随着体内冰块的融化,混合了我淫水的冰水还在源源不

    断地从我的下体淌出……

    「啊……唔……唔……」小哥把带着凉意的鸡巴从我体内抽出,放入了我的

    口中,「哇!下面凉凉的,上面热热的,太舒服了!」一边在我的嘴里狠操,小

    哥一边大叫。

    「让我也试试!」大哥也迫不及待,「啊……唔……唔……」沙发上的我随

    即被摆弄成狗爬式,大哥和小哥的两根鸡巴在我下面的两个穴穴和上面的嘴巴里

    不停地来回轮流抽动……

    「啊……唔……唔……」冰块不断地从屁眼和阴道被塞入我的体内,我的下

    体渐渐麻木,最后,终于完全失去了知觉……

    当恢復知觉的时候,我却发现,自己的下面开始变得火烧火燎。哥哥们也发

    现了,他们干脆让我在嘴里含上冰块,把我弄成上冷下热,继续玩……

    晚上,当他们把我抱到床上时,两人从床边的冰桶里拿出了一些软软的、冰

    凉的东西,塞进了我的体内,「呀……呀……什么……呀……」我惊叫着,「嘻

    嘻,是冰过的果冻啦!这样就不会像在沙发上那样弄得到处都湿哒哒的啦!」大

    哥回答道。

    呜呜……他们真的好会玩人哦!

    (14)

    「咦果冻沒有了哎!」刚刚回到家,就听见小哥在厨房里叫。

    我脸立刻就红了,这一阵,每天不是被他们在下面满满地塞进好多冰过的果

    冻,就是被迫在嘴里含上好多冰块,做他们所谓的「冰火小淫娃」让他们上上下

    下地弄……而且,每次做完以后,他们还要强迫把人家把自己屄屄里那些已经被

    他们插得烂烂的、混合了大量他们精液的冻冻一点点地抠出来,全部吃掉……

    「咦小依你回来啦!刚好,你去下面超市拿点果冻回来啦!」

    「可是……」

    「可是什么,快点去啦!」

    「哦……」沒办法,每次都这样,不给人家钱,让人家去「拿」。

    下楼,走过几条街,我看到街角有一家好像是新开的小超市,大概是因为位

    置不太好的原因吧,里面沒什么人。走进去,找到食品柜,用身子挡住,往书包

    里放果冻……

    「哈!老子才开张你就来偷东西走,去警局!」

    「啊……不,不要,求求你……」

    「哼!年级小小就这样,不给点教训怎么知道错走!」

    「不要啊!我知道错了,求求你不要……我……我可以帮你那个,求求你不

    要带我去警局。」

    「什么这个那个,走啦!」

    「不要,我可以帮你含屌,我很会含的。」一着急,我再也顾不得羞耻,就

    说了出来。

    「啊」胖胖的老闆愣住了:「原来你……」他惊讶的脸上渐渐浮起笑容。

    捲帘门被拉了下来,反正店里也沒什么人。然后,就在几排还沒完全陈列好

    的货架后面,老闆迫不及待地拉住我,开始上上下下地在我身上乱摸起来……

    「咦里面什么也不穿就出来逛,你一定是存心出来让人操的吧」

    「不……不是……」我喘息着。

    「不是不是你下面流那么多水这么贱!嘻嘻,看你这骚样,在学校里一

    定每天都要被很多男生上吧你不会是你们学校的公共厕所吧」

    「啊……沒……沒有啦……啊……」受不了了,老闆居然把他两根粗粗的手

    指一起捅了进来!

    「嘻嘻!沒有怎么会!是不是像这样,每天被好多鸡巴排着队幹」

    「啊……啊……」进去了,好深!老闆的手指好粗,捅得好深!啊……

    「咦,这是什么巧克力豆你这个小骚货还真够馋的,老子今天就让你吃

    个饱!嘻嘻……」

    随着包装纸撕开的声音,一大把圆圆的巧克力豆被粗暴地塞进了我早已经浪

    湿的小骚屄里,「啊……呀……呀……」然后,更大的东西——男人的鸡巴插了

    进来!

    我不知道自己晕了过去多久,随着老闆鸡巴的插入,我塞满了巧克力豆的小

    屄彷彿一下被撑得爆裂了开来,抽动只进行了几下,我就抽搐着淫水狂洩,昏迷

    了过去……

    (15)

    醒来时,我正一个人躺在货架后一堆成捆的卫生纸上,全身一丝不挂。伸出

    手,在张得开开的双腿间一摸,又湿又黏,黏乎乎的,全是从体内流出的溶化的

    巧克力和男人的精液。

    挣扎着起身,听到老闆在前面打电话:「……又嫩又骚,还够贱……我已经

    操了她一个多小时了……对,快点,从后门进来……」

    一个多小时我的手不由自主地又在胯间摸了摸,那里已经微微肿了起来。

    「咦小贱货,醒了嘻嘻,爽不爽啊」

    「啊……求求你,你都已经……放了我吧!」

    「放了你可以,不过……你刚才可是答应要替我含屌的哦!」

    「可……可是你已经……」

    「沒什么可是的,说话可是要算数哦!」

    「啊……唔……唔……」哪有这样的,已经把人家都弄成这样了,还……哎

    呀!

    「嘻嘻,巧克力味道的鸡巴好不好啊」

    「唔……唔……」大概是刚刚射过精的缘故,老闆的鸡巴软软的,上面沾满

    了巧克力、精液和我淫水的混合物。

    「砰砰砰……」敲门声传来。

    「不许停!」老闆一把抓住我的头髮,让我含着他的鸡巴,和他一起慢慢移

    到后门。

    「谁啊」

    「我,阿华。」

    「哦……」

    门开了,一个三十多岁、瘦瘦的男人闪了进来。

    「咦,就是她长得不错啊!啧啧……而且,好像真的还很嫩吶!」

    「嘻嘻!岂止不错,简直就是幼齿蔡依玲嘛!至于嫩不嫩,你操一下不就知

    道了嘻嘻……」在老闆的拉扯下,我被迫向着来人仰起脸,嘴里还含着他的鸡

    巴。

    「嘻嘻!还有这样的好事操!」瘦子笑嘻嘻地靠了上来,向着我的胯间伸

    出了手:「咦,她小屄里是怎么回事」

    「嘻嘻!这小骚货爱吃巧克力,我就给她餵了个饱。嘻嘻……」

    「吓我一跳。操!」

    「后面有卫生间,要不你带她先去洗洗」

    我踉跄着被拉进了后面窄小的卫生间,因为沒有盆子,新来的男人干脆把我

    抱到了洗手池的台面上:「自己张开腿,把下面洗洗干净。」

    「哦……啊……呀……」水好冷,我瑟缩着,却被瘦子一把抓住,强行扒开

    双腿,把人家的屄屄直接凑到了水龙头的下面,「啊……啊……」强力的水柱几

    乎直接就沖进了人家的阴道,沖得好深!

    「现在自己把小屄扒开,让我看看干净了沒有。」好羞人哦!

    「扒开一点啦!要里面也全部看得见。」

    「啊……是,是……」不由自主地,嫩嫩的小屄已经被我自己用手指完全扒

    开,彻底地暴露在了这个陌生的男人面前……

    (16)

    不知道被好色的老闆和他的朋友玩弄了多久,反正离开的时候,天已经完全

    黑了。

    出门时,两个人在我的书包里放了一大堆我喜欢的零食和果冻,最后,就在

    门口,两个人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故意又撩起人家裙子,在我已经红肿的下身摸

    索着,塞进了满满的一大把巧克力豆。

    一回家就看见两个哥哥的大黑脸,沒办法,我只好乖乖地脱掉衣服,接受他

    们的惩罚。

    「呀……呀……」先是两个乳头上被夹上了晾衣服的夹子,然后被迫自己大

    张着分开双腿,赤裸裸地暴露出嫩嫩的阴部。「啊……呀……呀……」在把两个

    坐埝塞到我的屁股下面之后,大哥解下了自己的皮带,开始轻轻地抽打我高高挺

    起的私处……

    「啊……」很快,我就抽搐着,小小的嫩屄开始充血肿胀,并诱人地绽开,

    「啊……」随着一下重重的抽打,我尖叫着挺起了身子,淫水混合着巧克力,一

    下从我体内涌了出来——我竟然高潮了!

    「贱货!」大哥淫笑着停止了抽打,开始起脚,用脚趾拨弄我胯间已经极

    度亢奋肿胀的私处,「啊……啊……唔……唔……」小哥也加入了进来,一番轮

    流抠踩之后,他们竟然还把脚趾头伸进了我的嘴里!

    「哦……唔……」自己真的好贱哦,含着沾满巧克力和自己淫水的脚趾,我

    又洩了!

    迷乱中,我被拖了起来,拉进了卫生间。在卫生间冰凉的地板上,两个哥哥

    一边继续用脚趾玩着我的屄屄,一边解开裤子,「啊……唔……」热热的尿液准

    确地射入了我的嘴里和下体,一上一下,他们掏出鸡巴,开始分別对着我的嘴巴

    和淫穴撒尿。

    「嘴张大一点……腿噼开,贱货!」一边尿,两人仍然一边用脚趾抠弄着我

    的嘴巴和下体,迫使它们保持最大限度的张开。「啊……唔……」我颤慄着,绽

    开的下身随着热热的尿液射入,竟然再一次兴奋地抽搐起来,涌出了淫水。

    「嘻嘻!果然是个贱货,只不过奶子太小了,要吸大一点。」

    「啊……不……啊……」混乱中,小哥拿起了一边通马桶的皮碗,用力按在

    我的胸口上吸拉了起来,「啊……啊……」很快,我两个嫩嫩的小奶子就被吸得

    通红,乳头胀得很大粒,并高高的翘了起来。

    「嗯,小屄也要捅一捅……」旁边,大哥也顺手拿起了一支刷马桶的刷子,

    「啊……啊……要插死了呀……啊……」我尖叫着高挺起身子,被几乎完全沒入

    自己体内的长长的马桶刷插得死去活来。

    马桶刷插完,随后又被换成摩丝罐、乳液瓶……最后在失去知觉之前,我看

    到插在我两腿之间的,竟然是一支比我手臂还要粗的巨大的杀蟑螂喷雾剂罐子!

    上面醒目地喷着黑红两色的「雷达」商标。

    (17)

    继父终于回来了,理所当然的,晚上我被抱到了他的床上,脱光衣服,被扒

    开的双腿大张着,让继父那熟悉的手指抠入自己嫩嫩的小屄、屁眼……

    「咦看来这两天我们的小依跟哥哥他们玩得挺疯的嘛!」他的手指熟练地

    在我身体下面的两个洞洞里前前后后地探弄着,「啊……呀……」我颤抖着呻吟

    了一下,小屄立刻就湿透了。

    已经一个多星期了,每天都被两个哥哥用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塞进自己的下

    面,而且塞进来的东西全都大得惊人,每次都好像要把屄屄塞爆一样,那里当然

    就……

    「真够骚的,跟你妈一模一样!」继父感觉到了我的湿润:「这些是我这次

    回去给你妈拍的,嘻嘻!好看吧」他把一叠照片拿了过来。

    我的下身一下紧缩起来。照片上,妈妈像往常一样,一丝不挂地被一群男人

    簇拥着,用各种姿势上上下下地玩弄,但和以前不一样的是,那些人还牵着一条

    狗!

    照片是在野外拍摄的,在众人的挟持下,妈妈娇笑着,半推半就地让狗舔着

    自己的两个奶子、腿根私处……然后,那群男人把妈妈弄成四肢着地的姿势,狗

    伸着长长的舌头,被抱到了妈妈的背上……

    「啊……」我抽搐着,被继父粗粗的手指抠弄着的小屄淫水直流。

    「嘻嘻!看,小依的妈妈在幹什么呀」继父一边玩弄着人家,一边就在人

    家张开的双腿间一张张地把妈妈的照片翻开。

    「啊……哦……妈妈在……在被狗狗插……哦……」从这个角度看下去,除

    了看到妈妈被狗插的模样,还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穴穴被抠弄的样子。

    照片中,那狗趴在妈妈背上,两只前脚抓住妈妈的腰,又黑又粗的狗鸡巴已

    经插入了妈妈的屄里,正弓起身体一出一入地幹着她满是淫水的骚穴……

    「那被狗狗插的是不是就是母狗啊」继父的手指好会弄。

    「啊……是……是,妈妈是母狗……」

    「嘻嘻,妈妈是母狗,那小依是什么呀」

    「啊……呀……小依……小依是小母狗……啊……」不行了!好像要来了。

    「哈哈!那小母狗是不是也要被狗狗插啊」

    「啊……啊……是,是……小母狗……小依也要被狗狗插……」随着继父手

    指的深入,我再也忍不住了,小腰一挺,又是一挺,颤慄着涌出了淫水。

    「小骚货,现在把腿张开,自己弄。」继父笑着把我放开,拿起DV对准了

    我,「嗯……」我无力地张开双腿,自己拨开已经湿答答的阴唇,把手指放了进

    去……

    「好,现在看着我,把照片拿在手上,告诉我那是谁」

    继父给我看的这张相片,狗已经从妈妈背上下来了,但牠的鸡巴仍然插在妈

    妈的淫穴里,只不过姿势变成了屁股对屁股紧紧地连在一起,看来狗已经在妈妈

    体内射了精,可是鸡巴卡在阴道里拔不出来。

    那群男人围绕在妈妈和狗的四週,一边调笑着一边在妈妈身上摸来摸去,有

    人俯下身饶有兴趣地观察着狗鸡巴与妈妈淫穴的连接处,还有人拔了一根狗尾草

    撩拨着妈妈的阴蒂。妈妈被弄得又羞又痒,可是却挣不开卡在阴道里的狗鸡巴,

    只好维持着母狗交配的狼狈姿势让他们继续嘲弄和拍照。

    「哦……嗯,这是小母狗……嗯……小依的妈妈……」我被迫看着照片说。

    「对,下面的手不要停……那么小母狗是不是也要像母狗妈妈一样啊」

    「啊……嗯……是……小母狗也要像母狗妈妈一样被公狗插,小母狗喜欢公

    狗的鸡巴插小母狗的骚屄屄……」

    「嘻嘻,真贱!把自己的小母狗骚屄再撑开一点!」

    「哦……啊……这就是小母狗的贱屄……啊……要公狗插……」

    「嘻嘻!放心,以后会有好多狗鸡巴插进你这张小屄的。现在把嘴张开!」

    「啊……唔……唔……」受到妈妈被公狗插的相片刺激,我呻吟起来。继父

    淫笑着放下了DV机,起身把胀大的阴茎插进了我的口中。呜呜……又是口交,

    可是人家下面都沒有……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